轉板失效,如何操作?(下)

【達人專欄】聶Sir

承接本周一 (4月3日) 與大家討論圓美光電 (8311) 轉板能否成功之因素,今日續談其業績表現,以及讀者陸先生如今的參考操作部署。

此股於今年1月26日晚上發佈「正面盈利預告」後,翌日傍晚宣佈再次申請轉板,明顯是對2016年全年業績表現充滿信心,管理層視為今次能否轉板成事的關鍵。於3月30日傍晚公佈的2016年年報顯示財務數據的確標青,自2014年2月7日上市後錄得最好的股東應佔溢利,超過9,000萬港元 (同下),較2015年增長超過2.27倍,亦較過去五年第二表現好的2013年業績約賺7,113萬元高出27.55%。相對「溢利測試」於過去三年、兩年及一年之溢利要求分別是不少於累計5,000萬元、累計3,000萬元,以及2,000萬元,如今圓美光電則是約1.45億、1.18億和9,073萬元,顯然三者皆已超標完成。不過值得留意於2016年全年業績其他收益淨額有超過4,707萬元入賬,由出售附屬公司收益及溢利保證收益所致,不排除港交所視為非經常性收益,將之剔除計算,那麼2016年的可計溢利將少於5,000萬元,不乎合轉板資格。

價量齊升格局
另外,論到轉板與股價上揚的關係,首次申請日期為2016年5月6日晚上,當日收報1.05元,當日成交量為71萬股,其後兩個交易日 (5月9及10日) 分別收報1.15和1.20元,成交量為449萬和323萬股,出現「價量齊升」格局,證明轉板消息已反映到股價上。而參考於2015年12月24日 (收市後宣佈控股股東增持股份) 單日上升11.65% (1.03 → 1.15元),當日曾一度高見1.20元,全日成交量近2,100萬股,是自2014年10月10日以來錄得的最大成交量。至今除了未嘗再有如此巨量成交外,第二大成交量亦不足1,170萬股,僅見於今年2月3日,其餘日子的成交量均少於820萬股,可見在2015年12月24日錄得的成交量異常。

進場前關注點
之後股價持續下行,分別於2016年1月21日和3月11日低見0.64元,較1.20元 (2015年12月24日高位) 低近47%,並且從1月14日至3月22日收市價均為0.90元或以下,若有心人於期間收貨,再於宣佈轉板後沽貨,對比1.20元 (2016年5月10日收市價) 的賬面回報率為33.33%,因已高於三成,存在有心人獲利離場誘因。繼而從其後股價呈「陰跌」格局,於同年12月12日低見0.55元,期內成交量為100萬股或以上只有四個交易日,最高亦為190萬股,僅見8月9日,便知成交量偏少,不排除有心人早知公司會申請轉板,於消息發佈後沽貨,之後毋須托價,以致股價不斷下行。因此,轉板的確有刺激股價上揚之可能,不過於進場前必須留意股價是否已被偷步炒上。

論阻力支持位
這樣看來,讀者即使在2016年5月9日以開市價1.09元進場,亦毫無勝算,除了基於以上有心人部署之分析,也考慮到2015年12月24日高位為1.20元,於2016年5月10日亦是收報1.20元,再於之後兩個交易日分別收報1.17和1.13元,根本無法企穩在1.20元,便知1.20元是阻力位。再談支持位,自2016年1月21日收報0.68元後,此股未嘗收於此價或以下,可視為支持位,對比上周五 (2017年3月31日) 收報0.82元,潛在跌幅為17.07%,對比讀者假設買入價為1.05元,上望空間為28.05%,明顯後者較高,認為現時止蝕不太明智,可等候股價重上1.00元時才考慮止蝕離場。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由賺變蝕,錯在哪裡?(下)

【達人專欄】聶Sir

承接本周三 (3月29日) 話題,與大家講解安保工程控股 (1627) 的參考買賣略策、績效檢視,以及讀者由賺變蝕之錯處討論之前,先與大家重溫三道問題:
1) 當你買入一隻股份後,持股至第二天賬面已賺逾五成,會考慮止賺離場嗎?
2) 若未有離場,一日後回報率收窄至仍有三成以上,又會止賺離場嗎?
3) 如果仍未有離場,於不足兩週由賺變蝕,會止蝕離場嗎?

參考買賣略策
上市價為1.10元,當時制訂策略為進取者可於此價或以下買入股份;謹慎者可於1.00元或以下買入;保守者則可於0.90元或以下買入。初步目標價為1.40至1.60元;買入價下跌30%可考慮離場。另須留意於有心人未有行動時,股價呈陰跌格局機會大,有意進場的讀者要有耐心守候的心理準備。結果2月20日開報0.94元,由競價盤產生,錄得超過1,105萬股,涉資近1,040萬元,認為屬有心人沽貨所致,目的應是刻意壓價,應想進一步收貨,提升貨源歸邊程度,所以是散戶進場的時機。開市後第一口價更報0.92元,較上市價低逾16%,截至上午9:49前,錄得679宗交易 (沒有計入競價盤),單計成盤價為0.94元或以下便有409宗,成交量已超過2,259萬股,成交金額約2,055萬元,計出平均成交價為0.9095元,認為可於0.91元或以下進場機會大,皆因當時有291宗成交。

買價算是不俗
上市首日收報1.00元,相對0.91元賬面已賺近一成,證明買入價具防守性。翌日平開於1.00元,股價卻呈反覆向上格局,於下午1:40高見1.41元,已進入目標價範圍,較0.91元的賬面賺近55%,這正是我在本文開首問大家的第一道問題,會否止賺的情況。當然,大家可以認為筆者定出目標價上限為1.60元,於是讀者繼續持股觀望可以理解。最終當日收報1.30元,仍較0.91元高近43%。值得留意成盤價為1.10元或以上的成交量超過3.23億股,平均成交價為1.2558元,較上市價高出14.17%。上市第三日股價介乎1.19至1.36元,全數高於上市價,也存在有心人散貨誘因。當日收報1.21元,較0.91元高近33%,就是第二道問題會否止賺的情況,當時成盤價為1.10元或以上的累計成交量已超過4.59億股,若全數換手只有一次,較招股規模5.00億股散貨已近92%,難道不用在意嗎?

討論錯在哪裡
到了第四日,股價跌逾一成 (1.21 → 1.08元),並且收低於上市價,加上成盤價為1.10元或以上的累計成交量已超過5.26億股,高於招股規模,絕對全在有心人已離場的可能。當中成盤價最高的累計5.00億股成交,平均成交價為1.2511元,較上市價高出13.73%,表面看來連兩成也不到,有心人沒有散貨誘因,不過歷時只是四日,實際利潤已超過7,550萬元,若你是有心人,會否止賺離場呢?當日收報1.08元,較0.91元仍高近19%,顯然當時應該離場。直至3月7日 (讀者提問當日),股價介乎0.94至1.02元,倘若讀者是在2月20日進場,理應當時是平手或是錄得輕微損失,於是來到第三道問題,會否止蝕的情況。綜合而言,由賺變蝕並非錯在對股價表現有期望;卻是錯在沒有考慮有心人是否已離場,而堅持「坐貨」呢!

由賺變蝕,錯在哪裡?(上)

【達人專欄】聶Sir

開始今日話題之前,想先問大家三道問題:
1) 當你買入一隻股份後,持股至第二天賬面已賺逾五成,會考慮止賺離場嗎?
2) 若未有離場,一日後回報率收窄至仍有三成以上,又會止賺離場嗎?
3) 如果仍未有離場,於不足兩週由賺變蝕,會止蝕離場嗎?

早前招股重點
以上情況發生在一位讀者身上,他買入了安保工程控股 (1627),於3月7日問我對其股價走勢的看法,並在問題中附有「不斷陰跌中」的字眼。其實此股我在2月20日 (上市首日) 於開市前四小時在另一專欄曾作出分析,早於1月26日開市前發佈的招股書顯示,招股規模為5.00億新股,分別是公開發售5,000萬股和配售4.50億股,比例為1:9,招股價介乎0.90至1.10元,市值為18億至22億元。而留意此股原因是在2月17日開市前此股發佈的招股結果,看到被「圍貨」的線索,當時認為不是有心人刻意「圍貨」,卻是為勢所逼。有別於常見的公開發售認購額為原定配額15倍或以上便觸發配售部分回撥機制啟動,今次的門檻卻下調至5倍,暗示管理層希望盡量將股份交到散戶手上,從結果顯示1手股份中籤率為100%,可以確認推論正確。

結果看出圍貨
此股於公開發售有甲組和乙組之分,後者為500萬元或以上的認購申請,暗示散戶應在甲組申請,該組收到5,570份申請,當中獲發1手股份的有3,281人,佔甲組申請近六成,也可視為派貨給散戶的線索。單以甲組計算,接獲約1.87億股認購申請,相對公開發售配額5,000萬股的3.74倍,理應不能觸發回撥,連同乙組申請的9,000萬股,合計認購率為5.54倍,輕微高於5倍的回撥門檻,值得留意乙組只收到5份申請,明顯是為了營造觸發回撥的效果,可視為有心人「圍貨」的線索。公開發售配額有原定的5,000萬股上調至1.50億股,按甲組和乙組平分配額的安排,每組配額為7,500萬股,以上述乙組申請認購9,000萬股而言,命中率是83.33%,即平均每認購6手股份獲發5手股份,較甲組命中率不足45%明顯為高。

具備炒上條件
另一「圍貨」線索見於配售部分,經回撥機制啟動後,配額由4.50億股下調至3.50億股,當中優先發售額有5,040萬股,最終只收到23份申請,合共認購約3,223萬股,所以未獲認購約1,817萬股已重新分配至配售額度。令我在意的是最大額的1份優先發售申請,多達30,942,936股,佔總體32,229,990股之96.01%,「圍貨」行徑顯而易見。再看餘下約3.18億股的配售額度,由179名承配人接貨,當中獲發1手股份有80人 (共32萬股),另有16人獲發2至4手股份 (最多共25.60萬股),計出剩下83人合共獲發超過3.17億股,平均每人不少於382萬股,按上市價1.10元計算,每人涉資超過420萬元,認為屬有心人持股機會大,連同1人於優先發售獲發約3,094萬股,以及公開發售乙組的5份申請獲發9,000萬股,即89人獲發超過4.23億股。相對總共5,777人申請佔1.54%,卻持有新股84.63%,因已高於八成,反映貨源已被高極歸邊,證明股價具備炒上的條件及誘因。

有關此股的參考買賣略策、績效檢視,以及讀者由賺變蝕之錯處討論,將於本周五待續。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一種令人持續輸錢的邏輯

【達人專欄】聶Sir

上月於不同渠道收到一些讀者的訊息,表示等在股票市場賺到錢就會報讀筆者開辦的課程,我心裡即時的想法是極有可能這些讀者都不會成為我的學生,是否報班不是我今天想考量的重點,更想談論的是他們的思維邏輯有所偏差,這也反映到他們的投資績效上。大家不妨想想,你會在甚機情況下想去學習某種技能呢?難道不是認為在某方面感到不足時而去報讀相關課程嗎?若套用在上述那些讀者身上,他們有意報讀我的課程,無非是對現時的投資績效感到不滿意。但他們表示在股票市場獲利後才報班,明顯是在投資技術沒有改進的情況下,奢望投資績效變好,試問有可能嗎?

二月雞吠皆升
筆者惟一想到的可能性是他們遇上大牛市,撇開2015年4月及5月市場稱為「港股大時代」的股市榮景,如今也算是牛市,從去年12月23日恆指收報21,574點,到上周五 (今年3月24日) 收報24,358點,是自從去年9月9日收報24,099點後歷時超過六個月再次收高於24,000點,若以去年12月23日計起,於大約三個月累升超過2,700點,升幅近13%。於2月份連細價股也被炒得沸騰,似有「雞吠皆升」之感,不論是否投資高手,在這樣的市況錄得賬面利潤絕不困難,問題是能否真正獲利。大家又可想想,當一個人於去年8月或以前買入一隻股份,到了今年2月「坐貨」歷時已近半年,甚至可能超過半年,如今得以「鬆綁」,或者已見持貨賬面賺了一至兩成,就會甘心離場嗎?

股民典型心態
「高追中伏不願止蝕,望見家鄉嫌賺得少」是典型的散民心態,因為他們總是著眼於買股票要賺錢,並且要賺到盡,結果見股價回落,利潤萎縮不少,甚至由賺變蝕,大多寧願繼續「坐貨」。其實「坐貨」不是問題所在,我也不時呼籲讀者持貨耐心守候,差別在於我以揣摩有心人的成本價為分析切入點,認為只要讀者的買入價與有心人的成本價相若或更低,就算要守候半年或以上,最終也會望見股價上揚的日子,絕非那些高追中伏的股民,既不知道股價為何上揚,也不明白股價何以下跌,更遑論是掌握股價的升跌節奏,抱持這樣態度來「坐貨」,最終有多少人可以「守得雲開」,能夠獲利離場,大家應當心中有數。

想法決定績效
回看本文開初論述的那些讀者,難道不是抱持賺盡的心態嗎?要等賺到學費才來上堂,不過實情是報讀我的初班也毋須2,000元,我相信大部分投資者都會投放超過這個資本金額來買股票,而投放如此金額的十倍或百倍者,更是比比皆是。撇開學費多寡,其實要等他們持有的「蟹貨」可以平手,若沒有市況配合,以他們的投資技巧根本就很渺茫,更遑論是有利可圖。即或有人可以賺夠學費,屆時有決心來上堂的我相信是絕無僅有,因為人在投資獲利時,到底是歸因於自己,還是外在因素較多呢?當人自以為經已悟出投資獲利訣竅時,還會認為有跟別人學習投資技巧的必要嗎?很多人以為他們的言行合乎邏輯,但當細意整理箇中因果關係時,卻是充滿漏洞的,倘若這種邏輯套用到股票投資上,績效的優劣早已有了定數,惟有跳出自我的思維盲點,才可扭轉不少散戶當前的投資劣勢,踏上投資創富的梯階。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分析貨源歸邊不容忽視的重點

【達人專欄】聶Sir

筆者於上周三 (3月15日) 零晨時份收到讀者Sammy的電郵提問:「聶Sir你好!我留意到中渝置地 (1224) 於3月14日晚上發出供股公告,由於我想多瞭解當中是否可值得投資,所以查看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的參與者持股資料,發現持股總數佔已發行股本99.87%,大股東張松橋透過直接及間接持股為60.47%,如資料無誤,應全數放在CCASS之內,但問題是根據資料顯示持股最多的證券商是中南証券 (佔權9.14%),若張松橋的持股放在其中,明顯只屬於其中一部分,那麼其餘股份到底在哪裡呢?難道他拆散股份放到不同證券商之中?據傳張松橋財力雄厚,理應不用把持股抵押到其他證券商以取得融資,到底為何會出現這樣奇怪的持股分佈呢?是否我對CCASS數據的理解有誤呢?

略談供股重點
讀者上述公告關於供股,規模為2供1,由於未有超過此比例,毋須召開股東特別大會已可進行,屬於小規模供股。供股價2.00元較3月14日收報2.26元折讓11.50%,對比一般授權配股的折讓上限為少於20%,反映今次屬小折讓供股,連同上述小規模供股的安排,認為股價被向下炒機會不大。雖然如此,宣佈供股翌日股價開報2.16元,較2.26元低開4.42%,並於上午收市前約15分鐘跌至2.05元,下午開市後才見逐步回升,最終收報2.10元,但仍較開市價再跌六個價位,較供股價僅高5.00%,不排除有心人在刻意壓價收貨。

主席大權在握
現看股權結構,主席兼執行董事張松橋全權擁有興業有限公司和Fame Seeker Holdings Limited,分別持有集團約10.71億股和2.34億股,佔權41.37%和9.04%,即張松橋持有集團50.41%股權,因佔權為30%或以上,是控股股東,亦因佔權超過50%,為集團最大股東,表示管理和控股的主導權均已集中在張松橋一人手上,進一步確認不會藉著今次供股將股價向下炒。此股還有另一大股東,就是Regulator Holdings Limited (簡稱Regulator),持有約2.60億股,佔權10.06%,於2016年中期報告列出張松橋視為擁有透過Regulator所持有相同數目股份的權益,表示張松橋現時實則可控制集團60.47%股權,不過須留意Regulator沒有承諾供股,倘若最終的確沒有參與供股,該公司的佔權將被攤薄至6.71%,那麼張松橋可控制的股權會降至57.12%,微跌3.35%,從張松橋仍是集團最大持份者和佔權逾五成,可見即或Regulator不參與供股亦影響不大。

街貨分佈剖析
若是如此,我認為並非張松橋不願進一步斥資供股,而是有意讓有心人接貨,便能令有心人的街貨佔比增加,達至貨源歸邊效果。另於3月15日的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顯示參與者有344名,持有約25.85億股,相對現時已發行股數約25.88億股佔99.87%,反映上述三名大股東持貨已在CCASS。現時約303萬股未有放進CCASS,參考供股公告顯示董事們 (張松橋除外‧同下) 持有約439萬股,多於上述約303萬股,認為他們的持股亦已放在CCASS機會大。值得留意「不願意披露的投資者戶口持有人」的持貨高近12.62億股,暗示興業有限公司持有約10.71億股在其中,其餘1.91億股則分別放在64名參與者之中,這就是分析此股是否貨源歸邊必須注意之處,若是假設張松橋的持股被放在有披露的CCASS部分,立時看到幾近沒有街貨的結果,邏輯上有問題。至於願意披露持貨分佈約13.23億股,由279名參與者持有,當中包括了餘下兩名大股東和董事們合共持有約4.99億股,經扣除後的街貨量約8.25億股,其中首十名均持貨超過4,500萬股,認為屬有心人持股機會大,她們佔上述279名參與者的3.58%,卻持有約5.22億股街貨 (已扣除兩名大股東和董事們持股),為願意披露於CCASS持貨分佈者之街貨佔比的63.25%,因已高於六成,反映貨源已被歸邊。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撈底的兩個考量點

【達人專欄】聶Sir

上周若干位讀者和學生問我對鼎和礦業 (0705) 的看法,相信他們是有意進場,我從股價圖看到前52週低位為0.065元,見於去年4月14日,而於今年3月13日亦低見0.065元,收報0.069元,似乎是「撈底」時機。在我看來,「撈底」有兩個考量點,其一是要確認股價是否經已觸底,從3月13至16日已錄得四連跌,並於3月16日收低於0.065元,報0.061元,暫看跌勢未止。事實上,較準確的參考價應是前52週最低收市價,同樣見於去年4月14日,為0.067元,觀乎3月14至16日均收低於此價,進一步反映股價仍未觸底。

有坐貨的心理準備
即或真的已確認觸底,便要來到第二個考量點,就是股價是否開始重拾升軌,很多投資者以為價低就是買入一隻股票的原因,但假如你在進場後股價於未來一個月處於膠著狀態,在賬面上沒有損手,只是升了一至兩個價位,你的心情會怎樣呢?若是守候三個月,甚至六個月,股價表現仍舊呆若木雞,你又有何想法呢?你能耐心守候故然是好,但若遇上「急跌」或「陰跌」格局,能否把持得住呢?正如鼎和礦業,從今年1月6日至3月1日,收市價介乎0.12至0.10元橫行,波幅在十個價位之間,假設於1月6日開報0.12元進場,當日曾高見0.129元,賬面賺7.50%,相信鮮有投資者會止賺離場,不過那已是截至3月16日的高位,到了3月1日收報0.10元,賬面損失8.33%,試問有誰會在當時止蝕離場呢?

已六日失守配股價
自3月2日起股價呈「陰跌」格局,於3月8日收報0.102元,較0.12元的賬面損失擴大至15.00%,你甘心在當時止蝕嗎?當晚集團宣佈一般授權配股,規模為1.50億股,佔當時已發行股數約55.10億股的2.72%,屬於小規模配股。不過大部分投資者看配股公告時,並不在意配股規模,通常較在意是配股價之定位,當時表示為0.084元,較當日收市價折讓17.65%,若你是謹慎的投資者,如果見翌日平開於0.102元,理應不會進場,但於當日是收報0.076元,較配股價低近一成,你又會心動嗎?我相信上週除了讀者和學生認為股價偏低之外,主要是看到那則配股公告,同時見股價低於配股價,視為具值博率。然而,截至3月16日,股價已是連續六日收低於配股價,難道不應有戒心嗎?

分析偷步離場可能
值得留意於3月9日 (宣佈配股翌日) 錄得成交量超過2.39億股,多於配股規模的1.50億股,存在承配人偷步離場的可能。於0.085元或以上的成交量約3,713萬股,即或全數為承配人釋出貨量,並且換手僅一次,散貨仍不足25%,似乎上述推斷不成立。然而,當日沒有偷步離場,絕不代表之前不可這樣做,其實單是由3月3至8日僅四個交易日,累計成交量已超過1.51億股,期內平均成交價為0.1001元,倘若承配人已此價借貨沽空,並於收到配股貨後平倉,賬面回報率為19.15%。若嫌利潤偏少,不夠說服力,可再參考2月14日的數據,單日成交量超過1.56億股,同樣超過配股規模1.50億股,並且平均成交價為0.1191元,對比配股價之賬面回報率為41.75%,亦存在沽空的誘因,量與價均反映承配人偷步離場機會大,因此不論股價再跌多少,現時也不具進場圖利的值博率,大家最好還是不要沾手此股為妙。

股價以外不能看漏的另一關鍵

【達人專欄】聶Sir

上周二 (3月14日) 晚上收到讀者David的電郵:「聶Sir,我每逢交易日於晚上11時就會於港交所網頁作『供股搜尋』,發現以下供股公告,就是隆成金融 (1225) 於今日晚發佈供股消息,認為屬低價供股,皆因現價處於52週低位。我肯定明天 (3月15日) 股價將會大瀉。此股上次宣佈供股日期為去年6月29日,距離今次再發供股消息不足9個月,1)請問一隻莊家細價股,如果多次進行供股,例如宣佈兩次供股並兩次都如期進行,兩者最短可相隔多久呢?另外,記得聶sir近期文章提到莊家股若可於理想價 (即莊家成本價) 買入股份,有時也需要耐心等待莊家炒上股價方可獲利離場。2)但如果供股完成之後,守候期間莊家又再次宣佈供股,是否代表上次供股操作已失敗呢?」

首先解答讀者第一道問題,港交所沒有規定一間上市公司於供股完成後相隔多久才能再度宣佈供股,所以理論上於供股貨出爐後就可進行另一次供股集資。接著筆者想用較長篇幅探討David的第二道問題,我留意到隆成金融上次發佈供股結果見於去年9月20日,兩個交易日後 (9月22日) 供股貨出爐,當時分包銷商及由貝格隆證券促使之認購人承接約7.11億供股貨 (如下表),即其成本價為0.20元 (供股價),從去年9月22日至今年2月6日除了兩個交易日 (去年12月28及29日),其餘日子均收於0.20元或以上,加上累計成交量約9.02億股,遠多於上述約7.11億股,不排除有心人已離場。觀乎下個交易日 (今年2月7日) 起收低於0.20元,並見股價持續下行,進一步確認有心人已離場,所以於今年3月14日再度宣佈供股,將股價向下炒,也不會導致有心人損手。

unnamed

另外,我不肯定讀者是否看了我在去年9月26日於本專欄撰文「隆成是否已供乾?」所以買入此股,若於翌日以開市價0.221元進場,其後股價分別於9月29和30日高見0.26元,以及於10月11日高見0.27元,即持股約半個月可賺17.64%至22.17%,績效已算不俗。當然,前文也表示可等至0.215元或以下進場,於11月14日 (星期一) 曾低見0.214元,若於那時進場,到了11月18日高見0.24元,賬面也賺逾一成。不過後者顯然是高風險操作,理由跟買入價無關,而是時機問題,從去年9月22日至11月11日累計成交量超過6.29億股,假設全屬有心人釋出貨量,並且換手僅一次,反映散貨已近九成,只要再有大約8,144萬股釋出市場,便能全身而退。期內共35個交易日,平均每日成交量接近1,800萬股,表示最快在五個交易日就可釋出超過8,144萬股,讀者可能要在短短五天決定今次操作的成敗,故此於細價股操作上,不能單看股價定位,也要關注進場時機。

如今既然此股又再發動將股價向下炒的財技,誠如讀者所說,他上次的供股操作經已失敗,應及早考慮止蝕離場。雖然如此,一次的失敗不應令其感到棄餒,David既已養成每晚看公告的習慣,只要繼續鑽研供股操作,能達致熟練程度只是早晚問題。筆者從不斷分析供股操作的過程中,現在有時也不經意地對此操作有了更深入的瞭解,相信我較很多投資者分析財技股起步還要早,今日仍在努力提升操作技術,我相信只要在股壇上不斷磨鍊,每個人都能締造出具個性化的獲利操作模式,指日可待!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別讓股價表現亂了操作紀律

【達人專欄】聶Sir

於上周二 (3月7日) 開市前美高域 (1985) 發佈招股結果,當時不少讀者問我對此股看法,早前招股日期為2月24日至3月1日中午,於2月28日為孖展截止日期,當日傍晚顯示公開發售超額認購超過804倍,因遠超於100倍,所以配售部分由佔招股規模90%,大幅降至50%。通常有心人會透過配售部分來「圍貨」,如今表示即或有心人在「圍貨」,效率也是銳減,由於佔整體新股肯定少於六成,初步認為貨源歸邊機會不大。

有心人圍貨機會不大
再看招股結果,公開發售之最高認購股數為600萬股,錄得691份有效申請,佔15,802份有效申請的4.37%。他們每人僅獲發8,000股 (4手股份),其中300人額外獲發2,000股 (1手股份),合共獲發6,128,000股,佔新的公開發售額度3,000萬股的,20.43%,算是新股分佈集中,但因涉及人數近700名,全然視為有心人實屬牽強。再看配售部分,承配人有289名,其中242名獲發4手股份或以下,招股結果顯示他們合共獲發約4%配額的股份,即約120萬股,反映其餘47人持有約2,880萬股,連同上述公開發售中那691人合共獲發約613萬股,就是738人持有約3,493萬股,佔招股規模6,000萬股的58.21%,確認貨源沒有歸邊,更何況超過700名有心人的論調欠缺說服力,而且上述最大持份的47名承配人平均每人獲發少於613,000股,以上市價1.46元 (招股價上限) 計算,每人平均涉資不足90萬元,所以我認為有心人「圍貨」機會不大。

暗盤見托價散貨線索
此股於3月8日上市,當時認為倘若股價在開市首半小時股價不高於1.65元,而累計成交量卻多於3,000萬股,有心人已離場機會大,預算股價將反覆向下。筆者看法是此股的每股資產淨值僅為0.60元,若於1.00元或以上進場已屬較高風險操作,所以最多只宜小注博升。事實上,於3月7日暗盤開報1.70元,較上市價1.46元高出16.44%,最終收報3.89元,較上市價高出1.66倍,顯然是有心人刻意推高股價。當日成交量接近1,500萬股,佔招股規模6,000萬股的1/4,成交金額亦近4,950萬元,計出平均成交價超過3.30元,仍較上市價高出超過1倍,證明當時若非有心人在「射倉」,理應在托價散貨。

首日進場的高危操作
到了上市首日,開報3.89元,於競價盤產生,成交量超過560萬股,涉資超過2,180萬元,反映也是有心人刻意部署機會大。實則開市後首分鐘股價介乎3.80至4.10元,反映散戶的最低進場價也要3.80元,較上市價高出1.60倍,於當時進場明顯是極高風險操作,然而此價的成交量只有18,000股,可見此價進場甚有難度,其實較大成交量而又較低價見於3.90元,合共144宗交易,成交量約40萬股,所以認為散戶於此價進場機會大。股價於上午9:33前和9:38前均高見4.48元,已是上市暫時以來的最高價,共錄得14宗交易,成交量為12.60萬股,若有幸全數為散戶釋出貨量,對比3.90元賬面最多可賺73,080元,表面看來算是可以接受,不過實則賬面回報率不足15%,證明於3.90元進場的確是高危操作。

分析有心人有否散貨
最終上市首日收報4.00元,僅高3.90元一個價位,若當時沒有離場,翌日開市首分鐘已要「坐貨」,報3.83元,之後未到上午10:00股價低見2.90元,較3.90元之賬面損失已逾25%,其後股價仍然回升,但截至3月10日收報3.06元,仍要蝕逾21%,值得留意於3月10日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顯示參與者有159名,持有約1.05億股,遠多於招股規模6,000萬股,相信主席、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朱明豪持有的960萬股,以及僱工股東持有約3,560萬股均已放於CCASS,共計約4,520萬股,與首名參與者國金證券持有約4,745萬股相若,進一步確認上述推斷機會大,計出在CCASS的街貨量約5,973萬股。而首10名參與者持有街貨量約3,466萬股 (已扣除上述約3,560萬股),即街貨佔比約58.02%,因不足六成,證明貨源沒有歸邊。相對3月8日 (上市首日) 參與者有179名,持有約5,897萬股,跟招股規模6,000萬股相若,認為全屬街貨機會大,而首10名參與者則持有約4,075萬股,計出街貨佔比為69.09%,暗示有心人於上市首日已散貨機會大,事實上當日成交量超過7,600萬股,已超出招股規模,可視為有心人已散貨的線索,相信有心人沒有再托價之需要,認為股價續跌機會大,證明早前呼籲有意進場讀者最多只宜小注博升,實屬明智之舉。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剖析供股後股價去向 (五)

【達人專欄】聶Sir

今日來到此系列的最後一篇文章,與大家檢測新銳醫藥 (6108) 是否經已「供乾」,以及探討現時的買賣策略部署。

供股申請極少
從3月3日晚上發佈的供股結果顯示,三名大股東及管理層均已按比例供股,合共認購1.91億股,經扣除後餘下約10.58億供股貨可視為街貨,而包銷商及分包銷商促使之認購人承接約7.25億股,佔供股貨之街貨量68.49%。值得留意按配額供股只接獲6份申請,扣除三名大股東及管理層後,公眾股東錄得3份認購申請,並見按配額供股期間 (2月14至21日) 收市價介乎0.29至0.285元,撇除2月14日收報0.29元,其餘五個交易日均收報0.28元,僅高供股價0.275元一個價位,相信散戶股東參與供股意欲不大,反映上述3份申請屬有心人供股機會大。

證明經已供乾
此外,於2月20日中央結算系統 (簡稱CCASS) 顯示參與者有236名,持有約3.82億股,對比當時公眾持股量約3.53億股,差距約2,935萬股與大股東Classic Estate Investments Limited持有約3,436萬股接近,認為其股份已全數放於CCASS機會大。經扣除後於CCASS的街貨量約3.48萬股,而首10名參與者均持有超過1,000萬股,認為屬有心人持貨機會大,她們佔參與者總數4.24%,卻持有約2.08億股 (已扣除上述大股東持股),計出街貨佔比為59.74%,因接近六成,可視為貨源已被歸邊。按此比例計算,公眾股東按配額及額外認購約3.33億供股貨之中,約1.99億股,連同包銷商等人承接約7.25億股,合共約9.24億股,佔總體供股貨之街貨量87.32%,因已高於八成,證明此股已被「供乾」。

有否偷步散貨
若勉強說到股價開始異動為2月23日,單日上升5.26% (0.285 → 0.30元),截至3月3日 (當晚宣佈供股結果) 之七個交易日的累計成交量約5,571萬股,相對成交金額約1,645萬元,計出平均成交價為0.2952元,相對供股價0.275元的賬面回報率為7.35%,連一成也沒有,有心人根本沒有散貨誘因,加上即或假設全數成交量為有心人釋出貨量,並且換手只有一次,散貨僅約6%,可見價與量均反映有心人未開始散貨。再者,今次供股比例為1供3,可見「1份舊股」絕對不能抵銷「3份新股」,初步認為有心人已離場機會不大。並且今次供股規模約12.49億股,但去年的累計成交量約8.21億股而已,截至今年3月3日亦不足9.60億股,也可視為沒有偷步離場的線索。加上有心人要為1月26日舉行的決議案得以順利通過作出部署,以公眾持股量約3.53億股計算,若要確保供股的普通決議案取得通過,有心人必須持有不少於一半的公眾持股量,即不少於1.76億股,暗示於投票結束後才能沽貨,但從1月26日至3月3日之累計成交量卻僅略高於1.00億股,遠少於上述的1.76億股,進一步確認有心人未有離場。

分析有否炒權
而早前從2月14至21日供股權 (當時臨時代號:2937) 之報價均顯示為場內交易底價0.01元 (如下表),反映權價全無異動,並且每日的平均成交價皆低於0.01元,介乎0.0014至0.0053元,暗示有大量場外交易,所以成盤價才能低於0.01元。此外,累計成交量約6,444萬份,即或有心人願意用「殘價」散貨,對比供股權總量約12.49億份,還不足5.20%,這些都是有心人未有值著供股權散貨的證據。基於偷步離場和炒權離場均沒有發生,證明有心人於「供乾」此股後必須托價散貨。

unnamed

此股於3月3日收報0.28元,僅高供股價0.275元一個價位,暫看有心人未有托價散貨跡象,故此已持貨讀者,誠如2月23日撰文時的看法,「供乾」也不代表股價會於供股完成後立即被炒上,所以要有耐心守候的心理準備。至於有意進場的讀者,若見股價低於供股價,同時有持股待升的耐性,方好考慮買入股份博升。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剖析供股後股價去向 (四)

【達人專欄】聶Sir

今日續談新銳醫藥 (6108),就是其他分析、早前的買賣策略,以及進場後之跟進。上文表示供股集資淨額約3.30億元,其中約2.15億元用於三個收購項目;至於餘下約1.15億元的集資淨額,分別約1,700萬元用於償還銀行借款,以及約9,800萬元用於擴張進口藥分銷業務。

基本面將改善
從集資用途具體來看,今次供股目的應是「供錢」,理應托價引散戶進場供股,但從上述分析,跟此推斷背道而馳,暗示包銷商有意「打本」讓新銳醫藥發展,相信日後是基本面帶動股價上揚。我留意到三項交易均對新銳醫藥有利,首先是收購C&C International Healthcare Group Limited 26%股權,截至2016年4月30日該公司的資產淨值約4.99億元,新銳醫藥於交易完成後應佔約1.30億元的淨值,高於代價約1.26億元。至於收購銳康藥業29%股權,約2.29億股,相對代價約8,800萬元,計出每股代價為0.3848元,截至2月21日上午收報0.50元,賬面已賺近三成。最後是收購恆雅國際有限公12%股權,代價可折合為人民幣3,780萬元,此交易設有溢利保證,分別截至2017、2018和2019年底的全年溢利為不少於人民幣3,500萬、3,850萬和4,235萬元,按12%計算分別約人民幣420萬、462萬和508萬元,而新銳醫藥截至去年6月底之中期業績是蝕42萬港元,暗示2017年業績因上述交易錄得顯著改善機會大。

可能蘊釀易主
這樣看來,供股價0.275元屬低價讓包銷商吸納股份,加上大股東及管理層均沒有承諾供股,包銷商或其促成之認購人於供股完成後最多可佔權75%,不排除藉著今次供股進行暗中股權易手。即或大股東及管理層按比例供股,合共佔權亦只有15.32%,但包銷商或其促成之認購人連同與其一致行動人士的股權佔比上限為少於29.90%,絕對多於上述的15.32%,惟有大股東及管理層選擇額外供股,才不至於出現股權易手的情況。但無論是「大股東及管理層」,或是「包銷商或其促成之認購人」大量承接供股貨,都能肯定讀者於貼近0.275元進場風險不大。

買賣參考策略
於2月22日收報0.285元,較供股價0.275元僅高兩個價位,當時認為此價進場風險不大。參考策略為進取者可於此價或以下買入股份;謹慎者可於0.25元或以下買入;保守者則可於0.23元或以下買入。初步目標價為0.35至0.38元;買入價下跌30%可考慮離場。早於2月23日撰文已呼籲讀者必須留意即或確認「供乾」,也不代表股價會於供股完成後立即被炒上,進場前要有耐心守候的心理準備。結果於2月23日開報0.285元,乎合進取者之買價範圍,當日於此價成盤超過200萬股,理應可於此價進場。而當日和2月28日曾高見0.315元,賬面回報率為10.53%,但因低於目標價下限0.35元,讀者已止賺離場機會不大。

本周三 (3月15日) 將與大家檢測此股是否經已「供乾」,以及探討現時的買賣策略部署。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