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板失效,如何操作?(上)

【達人專欄】聶Sir

筆者於上周四 (3月30日) 收到讀者陸先生的電郵提問:「聶sir你好!小弟在網上看見老師有關於創業板轉上主板的評論,也有一些問題想請教,我於大概一年前留意到圓美光電 (8311) 申請轉板的報導,所以入了一點貨,後來一直留意此股消息,直到去年11月公佈申請失效,公司表示會繼續申請,並在今年1月尾公佈已經重新遞交申請。想問於再次提出轉板申請時,港交所是否需要把審批程序重新做一次呢?或是只會跟進上一次申請不符合資格部分呢?另外,我查閱此股最近三年的溢利表現,應已乎合「溢利要求」,管理層也沒有重大變動,所以我在考慮是否繼續持貨,有勞老師幫忙分析,謝謝!」

三個轉板測試
今日我先與大家談談轉上主板的要求,根據《上市規則》,除了散戶留意到的「溢利測試」,還有另外兩項測試,也可用來檢測是否合資格轉上主板,就是「市值 / 收入測試」和「市值 / 收入 / 現金流量測試」,後兩者較少人提及源於高檻較高,市值要求分別是40億和20億港元 (同下),以及收入要求為最近一個經審計財政年度至少5億元,而「市值 / 收入 / 現金流量測試」更附有現金流量要求,就是前三個財政年度來自營運業務的現金流入合計至少1億元。然而,不論以任何一種測試提出申請,還有四項要求需要通過,分別是「營業紀錄及管理層」、「公眾持股的市值」、「公眾持股量」和「股東分佈」,後面三項很容易達標,就是公眾持股量佔已發行股本25%或以上,同時市值不得少於5,000萬元,並且公眾股東數目最少要有300人。

常被忽視因素
再看「營業紀錄及管理層」要求,就是至少前三個財政年度管理層大致維持不變,以及至少最近一個經審計財政年度擁有權和控制權大致維持不變,前者是指主席、行政總裁,以及執行董事的人選維持不變;後者是指控股權維持不變,暗示最大股東的持股佔比必須為30%或以上,作為控股股權,而不論最近一年內是否增減股份,佔權也要維持在30%或以上。較易令人忽視的是增持股份部分,例如某創業板股份的最大股東原本佔權只有20%,他 / 她大幅增持股份,令持股量提升至30%或以上,那麼就要由當刻開始計算一年,期內一直保持佔權在30%或以上,才能乎合「營業紀錄及管理層」要求。因此,即或於轉板申請失效後再次提出申請,港交所也是重新進行審批程序,需要上述要求全面通過,方能獲批轉上主板。

失效可能原因
回看圓美光電,有關「營業紀錄及管理層」要求是否合格成疑,理由是主席、行政總裁及執行董事鄭偉德,以及其餘兩名執行董事鄭長偉和廖嘉榮的委任日期同為2013年6月13日,而公司首次申請轉板日期為2016年5月6日,日子差距不足三年。倘若上次申請只因這個問題而遭駁回,那麼今次申請日期是2017年1月27日,雖然鄭長偉已於2015年5月8日公司舉行的股東週年大會上宣佈退任,但鄭偉德和廖嘉榮的職銜至今沒有改變,仍是管理層的核心人物,並已擔任他們的崗位超過三年半,理應今次轉板成功機會為大。

然而,業績表現始終是關注所在,有關這方面的分析,以及讀者如今的參考操作部署,將於本周三 (4月5日) 待續。

於執筆時,筆者或相關人士,並未持有上述股份。
上述內容給讀者予以參考,絕不構成任何買賣股份建議。

樓市零泡沫

【達人專欄】King Sir

上星期,香港電台邀請了紀惠集團湯文亮博士、亞洲地產蔡志忠先生及筆者擔任樓股論壇的嘉賓,分享金雞年樓市走勢。對筆者來說,能與兩位樓市高手過招,真的十分榮幸!當晚我們談及多個影響樓價的本地因素如土地供應、政府政策、最近的施政報告,到外圍因素如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場、英國硬脫歐及法德兩國大選,有可能影響樓價的都有談及,而我們最大爭論的話題是「香港今天樓市有否泡沫?」

湯博士認為樓價已到歷史高位,脫離了人均購買力,樓市已有相當泡沫。蔡生則認為,每項投資工具都會有一定的泡沫,只是多與少,他覺得現在樓市只有少量泡沫,不足為懼。而筆者認為現今樓市是「零」泡沫,亦是有史以來最堅固的,筆者的論點有四:

炒家絕迹 借貸比率新低

首先,衡量市場有否泡沫的方法很多,最簡單就是看有否過度投機。自從政府2010年推出辣招後,投機炒賣者已絕迹於市場,絕大部分已清貨離場或是由投機者被迫轉為投資者。而上年11月政府再加15%雙倍印花稅後,連投資者都被迫消失,現今樓市只有用家。因此,沒有炒家,哪有泡沫?

另一指標看泡沫是按揭借貸比率,根據金管局最新公布的數據,按揭借貸比率為49.4%,即物業每100萬元成交額,銀行只借出49.4萬元給客戶,這比率是歷史新低。眾所周知,全港有六成私人住宅已無按揭在身,但大家可能有所不知,這個統計其實是六年前於2011年的數據,最新的統計將會今年年中公布,估計將會上升至六成半,即是說香港人在物業上的借貸是十分之低。

銀行水災 未見過度借貸

第三個指標是比較存款與貸款總額的差距,上一輩還記得1997年樓市大跌近七成,跌勢一直至2003年,當時大跌的最大原因是過度借貸。翻查數據,1997年10月大跌時香港存款總額包括外幣有2.75萬億元,而貸款總額竟然是4.27萬億元,即是說銀行口袋只有1蚊,但就做了1.5元生意,這就是所謂的過度借貸。相反,直至2016年11月,存款總額為11.76萬億元,而貸款總額就只有7.89萬億元,還有近4萬億元的天文數字作緩衝。沒有過度借貸,哪又會有泡沫?其實今天的香港人,真是有很多錢呢!

最後一個是樓價負擔比例,數天前有一美國研究機構公布,香港的供樓負擔比例是18倍,再次蟬聯世界第一。這意味着以一個家庭收入中位數計算,要18年不吃不喝,把收入存儲起來才能足夠買一層樓!但大家要明白,作為一個國際城市,資金來自四面八方,購買香港房產的人亦來自世界各地,我們不應只以本地市民的收入作計算,而是要衡量外來的購買力,正如紐約的物業不只是紐約市民購買,倫敦的更加不可能只有倫敦人買。因此,作為香港人要認清時代正在轉變,我們背靠着13億人民,他們有着一股巨大無比的購買力,力度亦隨着經濟不斷增長而加大,筆者勸喻大家,如有自住需要而又有能力的話,請不要沽空樓市,否則未來可能更難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