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Hypebeast 看媒體內容外判趨勢

【達人專欄】獨角財經- by 泥鯭

壹集團(0282)計劃將美術部門貶為外判商,有消息指部份《蘋果日報》編採部門,如副刊、財經等,也會被分拆成為自僱部門,《壹周刊》和《蘋果日報》的線下版由盛轉衰,已是難以逆轉之事,加上壹集團創辦人的政治立場,在商業上受到廣告商抵制,令管理層面對紙媒寒冬時,更感雪上加霜。

傳統媒體股中,東方報業集團(0018)三月底止全年業績大賺1.66億港元,另一間較少人為意的新媒體公司Hypebeast(8359 )上市一年多也交出不錯的業績,三月底止全年業績,盈利達2,300萬港元,按年升452%,純利率10.7%。 比起《蘋果日報》以大量人手製作動新聞,似新實舊的模式,Hypebeast業務模式有幾點值得細味,其中一點正是大量使用自由工作者。

簡單介紹,Hypebeast相當於網上潮流時裝雜誌,通過數碼媒體平台,包括:Hypebeast、Hypetrak及Popbee網站及應用程式,報導有關時裝、生活時尚、文化及音樂的最新趨勢。為潮流品牌提供軟性廣告方案,亦有經營網購平台。

根據Hypebeast的招股書陳述:「截至二零一四年及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年度及截至二零一五年九月三十日止六個月,我們有約62%、48%及42%的數碼內容(包括文章、影片及照片)由內部創作,其餘則由自由工作者編輯創作。」

從這個趨勢看到,源自內部員工創作的數碼內容,在兩年前已少於一半。公司剛公布的業績,沒有再細分自由工作者的內容佔比,但筆者比較了公司過去三年的員工成本,發現公司上市後,也沒有做「大嘥鬼」,員工開支佔收入比例由19%上升至21%,受惠於營業額按年上升43%,每名員工產生的收入由1.5百萬元增加至1.8百萬元(見附圖)。一年前Hypebeast上市,股價和其他創仔一樣,大炒一番,難免令人有點戒心,公司上市後營業額增至2.2億港元,仍能嚴控人手成本,股價由璀璨歸於平靜,反而令人較有好感。

14

15

筆者作風比較草根,之前對Hypebeast 這個網站聞所未聞,身邊的朋友和筆者一樣,對潮牌的認識是零,不過潮流時裝行業,較適合自由工作者這個想法也不難理解。要報道全球時尚潮流尖端,如果學《飲食男女》、《明周》般,派記者、攝影師採訪,走遍紐約、巴黎、東京、米蘭、哥本哈根,人工、差旅費用,實在十分襟計。Hypebeast 的網站有不少內部招聘廣告,當中海外編輯,包括New York、Seoul的空缺,都講明是freelance,說明大量使用自由工作者,是公司行之有效的策略。除了自由工作者,集團亦委聘了海外顧問提供服務,負責拓展銷售,並與海外數碼媒體客戶溝通。員工毋須到海外出差,公司又慳一筆。至於如何控制自由工作者的內容質素、工作態度、交稿時間、風格協調等,這個成功秘密,招股書上就看不出來。

Hypebeast另一特色是包辦招攬客戶、內容製作、平台宣傳,編採和廣告的界線很模糊,有別於強調編採獨立的傳統媒體方式。以我對新媒體的理解,「100毛」那類黎明雀巢即溶咖啡廣告,便屬於以故事包裝的廣告內容,觀眾明知是品牌出錢,「100毛」出橋的廣告,但睇得過癮,也就不大介意。前財爺胡鬚曾都大駕光臨過的unwire.hk,也是走「宣傳+編採+平台」三合一的路線。無獨有偶,Hypebeast 和unwire.hk都是走專門店路線,Hypebeast 的對象是全球型男,unwire就針對科技資訊、gadgets 介紹之類的內容。閱讀這類訊息的讀者,本身可能已有格價、消費的需要,內容是以獨立編採的手法包裝固然好,但只要資料準確,內容吸引,即使明知「資料由客戶提供」,讀者也能接受。話分兩頭,品牌請時裝雜誌編輯、記者遠赴歐洲,大家亦早有默契,記者不會寫衰品牌產品,對讀者來說,這類消費資訊一向不算太獨立。

如此說來,《蘋果日報》要把副刊外判,讓大家成為自由工作者,不是正合潮流嗎?世上之所以有startup,正是在於有些事情,在舊機構就是辦不到,假如《蘋果日報》把報章分拆成獨立的單位計賬,潮流、美容版可以獨立自負盈虧,為甚麼揸fit人不另起爐灶,搞一間類似Hypebeast的公司?專門不平則鳴的港聞版,比較敏感的兩岸版,又不能外包,如何處理是好?

Hypebeast整體看起來很國際化,網站有英文、中文、韓文、日文,美國客戶2015年佔48%以上,2016年佔54.4%。客戶當中很多是世界知名品牌,根據招股書資料,平均合約價值為約345,000港元,「截至二零一五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兩個年度及二零一五年四月一日至 最後可行日期期間,與重返客戶訂立的廣告服務協議的總合約價值分別約為4.7百萬港元、 26.5百萬港元及49.3百萬港元。」以此來看,公司跟品牌客戶的關係相當不俗,在社交媒體運用方面,對後生仔較喜歡的Instagram、snapchat,掌握得更好。

從營業額增長,客戶國際化分佈,以及透過自由工作者的貢獻,有效控制成本這三點來看,Hypebeast是一隻增長理想的新媒體股,以星期五收市$0.212計,歷史市盈率18倍,公司上市後未派過息,創辦人除了在招股時批了1億舊股外,公司至今未有任何批股、配股動作,創辦人馬氏夫婦持有75%股權,暫時表現正派。不過作為一個草根男,筆者不明白這類潮流網上雜誌的護城河在那裏?照理香港和海外的潮流網站競爭同樣激烈,Hypebeast是否可保持競爭優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綜合損期表、資產負債表可參考以下連結:
http://redmonkeyblog.blogspot.hk/2017/06/21-jun-2017-hypebeast8359.html

三哥掌門人之,買股一定買嫡系

【達人專欄】獨角財經- by 泥鯭

某次到西貢吃海鮮,點了體積龐大的斑馬瀨尿蝦,朋友拿起長及半隻手臂的瀨尿蝦,開玩笑說:「咁大個仲瀨尿,有冇搞錯呀?」報載鷹君集團(0041)羅氏家族爆出「疑似爭產風波」,看見這則新聞,小弟居然想起這個爛gag,心諗:「七老八十重爭產,有冇搞錯呀?」

鷹君的名字取自創辦人羅鷹石及太太杜莉君,羅鷹石老先生於2006年逝世,多年來投資者都認定三哥羅嘉瑞是鷹君集團掌舵人,事實上他亦是集團主席。豪門家族基金信託安排,份屬別人家事,如果純粹講股東回報,這間中型地產商在強敵環伺的情況下,表現其實不錯,三哥這個掌舵人很稱職。當然,持有冠君產業信託(2778)或朗廷酒店投資((1270)的投資者,想法可能截然不同。

附圖綜合了鷹君集團、冠君產業信託、朗廷酒店投資多年派息紀錄。重要啟示為,買股一定要買嫡系,事關鷹君過去十年,每股派息總共為$18.3,計及股價升幅,內部回報率達11%,十年內有四年派發特別股息,分別是2006年派特別股息$5.0、2008年派特別股息$2.7、2013年特別股息$1.0、2015特別股息$2.0。

18556064_230208227466263_8313512552893157927_n

在紅色資本大舉入侵香港之前,中小型地產商早已面對搶地困難的問題,而轉換土地用途,囤積農地,基於某些原因,似乎亦只是四大地產商的專利。鷹君作為一間作風保守的企業,最聰明的地方是看準時機,每八至十年做一件大事,便足夠為整個家族累積資本。

目前由冠君產業信託持有的花園道3號(前稱花旗銀行廣場)及中國工商銀行大廈,由鷹君集團於1989年7月投得。留意一點,投地時間是八九六四發生一個月之後,集團窺準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才得以在核心金融商業地帶插旗,大廈於1992落成,一直是鷹君系重要資產。

朗豪坊是集團另一食糊項目,早在1989年,鷹君已就旺角舊區重建項目跟土地發展公司(市區重建局前身)簽訂協議,由回歸前傾到回歸後,經歷了城規會批準,以及歷時數年的收地和清拆行動,到了2000年才落實重建工作,辦公大樓及酒店終於在2004年第三季啟用,同年10月,商場部份亦開始營運。朗豪坊開業初期,由於設計實在破格,商戶反應麻麻,幸好旺角地利人流兼備,加上食正自由行浪潮,慢慢成為集團一隻生蛋的鹅。

用會生金蛋的鹅來形容這兩座物業,又真是十分貼切,因為鷹君集團多次派發豐厚的特別股息,和這兩幢貴重物業有重要關係,過程儘顯三哥財技功架。

2006年,鹰君集團順應當年分拆房託的潮流,把位處花園道的雙幢寫字樓物業分拆成為冠君產業信託。REIT對大股東來說是一件非常好的工具,冠君產業信託透過發行新的信託單位,上市時以每基金單位5.1元訂價,集資近63億元,加上向外舉債,收購了花園道3號物業,而鷹君集團則透過持有2778的49.2%信託單位,當時項目估值大約港元200億,此安排最大的價值是「釋放」了中環物業的升值價值,而原股東仍持有控股權,同年鹰君派發中期特別股息$5元。

在2008年,集團以125億作價,把朗豪坊商場注入冠君產業信託。同年,鷹君派發中期股息$2.7。此招分拆實在一石二鳥,既能守業,又滿足到股東「有錢落袋」的渴求。

2013年,鷹君再以合訂證券的方式,把旗下三間酒店,包括香港朗廷酒店、朗豪酒店及逸東酒店,以朗廷酒店投資的名義分拆上市。合訂證券的上市條例,技術上頗複雜,我們只需留意1270上市至今的股價表現,以及派息情況,便會明白為何這類產品從此在江湖上絕跡。

看看兩間信託公司的派息,得出的結論必然是做41的股東着數得多,以1989年作一個起點,兩項大型物業發展,兩次非常聰明的分拆,30年來管理層做的事情可稱得上箭無虛發。「溏心風暴」這些事情,跟外人無關,小股東只要記緊,買股記住買嫡系,輸錢機會應會大減。

派息資料來源:AASTOCKS

父幹的無奈

【達人專欄】獨角財經- by 陳永仁@金融霧霾

管局在兩周前推出三辣招收緊按揭,包括降低多重按揭申請的貸款成數,以及收緊主要收入非來自香港的供款與入息比率要求,市場普遍認為辣招主要是針對透過「父幹」上車置業的買家及投資者,預料銀行會將不少未供完第一層樓的「父母」拒諸門外。可憐天下父母心,即使多間銀行上周五、六宣布調高拆息按揭,新的政策對樓市似乎沒有影響,大家見到「海之戀」銷售情況及啟徳新樓盤的入票數量,相信短期內樓市熾熱情度不減。

父母親擔心子女未能上車而加快買樓是可以理解,這種情況在金融市場亦十分普遍。上週跟基金經理M哥茶敘講開,雖然近期股市上升,但他的基金表現仍落後大市。M哥從前是大行基金經理,管理超過50億美元的資產,去年屆退休年齡,離職後與幾位老友籌組新的對沖基金,由於資金只有幾十球美金,大行給予的服務與以前相差一大截,未能給予太多支援,在選股上未如以前般得心應手,故表現只是一般。我問M哥,咁辛苦做來為乜?他說這檔生意主要是為兒子鋪路。現時年輕人打工,普遍薪金不高,若要維持較佳的生活水平,從事金融的出路應更廣,故此希望做好這檔生意留給兒子繼續發展。

另外一位女基金經理跟我提及相關的事,她認為從事工程師的兒子,薪金未足夠讓他過着舒適的生活,故此不停地找朋友介紹他進入基金管理行業,最終找到一份初級分析員工作。

過去20年從事金融業的人士收入真的不錯,故此很多行家,尤其是基金經理都想下一代投身這行,但隨着國內市場的影響,現時新入職的大部份是海歸一族,香港人已買少見少,更何況北望之下國內人的影響力亦更大,故此香港人的機會亦越來越少,引薦下一代入行已經不是一條好的出路,和買樓一樣,父幹太出力,有時是否雙方都辛苦呢?

認真做一門小生意-日本城

【達人專欄】獨角財經- by 竇蓉

日圓長期偏軟,本想研究一下有甚麼受惠股份,或者日本Airbnb是否值博?結果經過與泥鯭師兄研究一輪,反而看中有日本之名,無日本之實,以經營日本城為主的國際家居零售(01373)。

去年12月以來,創辦人劉柏輝和魏麗霞已分別增持335萬股和470萬股,涉逾千萬元,增持價介乎$1.6-1.77之間,以今日收市價$1.53來看,現價買入低過大股東增持價。公司4月年結,現在進入了禁售期,無法增持,可能是六月以來股價積弱的原因。

大股東增持紀錄:https://goo.gl/ppL9mc

國際家居零售成立於1991年,主要以「JHC日本城」經營,賣生活雜貨,如毛巾、地拖、易潔鑊、小家電、A4紙、暖水瓶之類。截至2016年10 月底,在香港有284間店鋪,密度類似CEC (00759) 旗下的阿信屋,但採購及管理優勝很多。

零售商近年深受網購打擊,但香港跟大陸差異在於,香港手機支付十分落後,零瑣且便宜的東西,我們仍然會到實體店購買,消費數十至數百元的毛巾、暖水瓶,到附近的日本城買,正好填補了百佳、惠康的不足,加上領展等大型管理公司取締小文具店、雜貨鋪等,「JHC日本城」亦正好侵吞小店的市場,生意模式很適合香港的生活環境。

國際家居零售( 1373) 於2013年上市,上市頭一年的業績 (2014年4月30日止)為歷史高峰,賺144.4百萬港元(下同),之後每況愈下,2015年度賺88.4百萬元,2016年度賺66.5百萬元,股價從低位反彈,主要因為2017年度上半年業績較2016年上半年大增62%,賺34.2百萬元,但這是因為2016年上半年情況特別糟。

問題來了,2016年度賺66.5百萬元是谷底嗎?國際家居零售的利潤基數細,人工、匯率、租金等開支上漲,導致利潤率增/減一個百分點,已十分影響最終盈利,究竟17年財年的下半年(11-4月) 公司的營運情況如何,外人難以得知,唯一的線索是股東增持紀錄。加上 派息紀錄倒是相當穩定,現價息率達7厘:

2016/17 中期股息 5.0港仙
2015/16 末期股息 5.6港仙
2015/16 中期股息 5.0港仙
2014/15 末期股息 5.6港仙
2014/15 中期股息 4.9港仙

香港是國際家居零售主要食糊區域,以2017年財年1H來看,香港佔集團總收入87.3%,每年淨增長大約十間新鋪,維持單位數的同店銷售增長。以下為香港業務的同店銷售增長率:

2014-15 1H:10%,全年8.2%
2015-16 1H:7%,全年5.3%
2016-17 1H:5%

2016年財年有一筆$13,886,000的一次性開支,包括人民幣定存貶值及關閉馬來西亞西和中國的業務,2017年財年少了這筆支出,假如沒有其他隱藏的開支,多了1千多萬,對最終利潤有正面帶動。透過關閉馬來西亞西部和中國內地的業務,亦會減少一些固定支出。

主要風險:包括租金及人工的行政成本一直上升,行政開支佔收入比重由2014年財年的37.8% 上升至2017年財年1H 的 41.4%, 是對利潤最沉重的開支。

公司透明度一般,2016/17財年上半年沒有再提供租金佔比,如能提供平均店鋪面積、裝修成本、租約年期及今明年續租數目,對分析租金影響會有更大幫助。不過香港租金現處於下行格局,加上日本城以民生日用品為主,開在街坊出入的地方,跟莎莎、周大福等不同,不用開在遊客區,未來租金壓力消減。此外,日本城的裝修十分簡單,只需搞照明、貨架,連凍櫃也不需要,開店或換鋪的裝修成本,比餐飲、超市及衣服鞋襪類的店鋪低。

日本城售賣民生用品,一向有崗性需求,利潤能否提升,視乎消費者是否願意增加每單消費,如買完廁紙、毛巾、易潔鑊後,心情好起來多買一盆年花或烤麵包機,便能大大拉動每單金額。

2016年初,集團委任的CEO莊少匡,於1999年至2014年分別擔任牛奶國際旗下7-11便利店的商品採購經理丶商品採購總監丶助理採購董事及銷售及採購董事,之後加入位堂負責在香港丶中國及海外之整體中藥業務。7-11便利店和日本城採購的貨品都是種量多、單價細、量大、零瑣,觀乎阿信屋虧損愈來愈嚴重,正是因為採購一塌糊塗。今年三月,集團升了莊少匡做執行董事,希望代表這個CEO上任後交到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