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樓災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看著近日股市一路路升上27000點,暫時自己的財務操作動也不動,讓子彈飛一會兒吧。樓市就更不用說,升到變成社會問題了。面對這樣的市況,讓自己冷靜,最好看看股樓災的「紀錄片」。

在youtube找來三段影片,是圍繞97年樓市大跌與98年金融風暴前後的電視節目。先來第一條是《星期日檔案》於1997年5月所播出的「炒風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cGAJOKBmAM&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當時正值金融風暴來臨前值,樓市於同年10月份左右大跌,節目播出時為5月份,可想而知當時大家的炒風有多熱。其實回歸前的經濟非常好,大家不只炒樓、炒股,更炒其他商品。

節目中,由炒郵票開始,當時有位小朋友受訪問,他也排長龍認購郵票,同一日就拿到商場去炒,家長也認為兒子因為炒郵票而影響學業。全城因為炒郵票,令到一個寂靜的商場熱鬧起來,因為6月30日之後不會再有殖民地郵費,不少家庭主婦排隊10小時只為賺100元。

之後,節目訪問一些炒「他媽哥池」電子遊戲機的人,大家還記得這個名字嗎?原來當年排隊人龍需要調派警員維持秩序,認真誇張。

必不可少的一定是炒樓吧,原本睇相睇風水的一位受訪者,他認為賺到錢才算成功,於是轉行做全職物業炒家,更帶一班徒弟一起炒。他的哲學是最重要上車上得快,盡快買到第一層樓。

不只今天,原來當年社會已經有人批評炒樓炒股令社會風氣不好,有人指連教師都不懂教學生的價值觀,因為學生眼見媽媽打幾個電話落盤就能賺錢,認為不用勤力讀書或做好工作,炒賣才是成功之路。

訪問中有一些中產人士夫婦節衣縮食為求安居,租樓又被迫經常搬屋,亦覺得儲錢速度不及樓價上升速度,抱怨炒家將樓價炒高,大學畢業生對買樓無望。其實,這一切現象都與今天很相似,循環也。

大股災大概於1997年10月發生,當時一集新聞透視就請來幾位專家深入討論當時情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MqSJaxgMUI&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當時正在大跌市的風眼中,大市已經連跌四日。一天內,藍籌股平均下跌一成,紅籌股平均跌超過兩成,政府對股市大跌大為緊張。

訪問播出了好幾位官員出來講話,包括曾蔭權、任志剛、許仕仁、董建華,主要擔心的重點不似是股市,而是更高一層次,包括聯繫匯率、銀行體系、金融系統崩潰。因為當時怕有人拋空港元,銀行缺港元需要大幅加息以穩定匯率。

節目訪問了好幾位財經專家、學者,大家看看都會感受到當時的氣氛。

金融風暴發生後,無線電視的《星期二檔案》於1998年2月份播出「炒風後」,節目中有不少主角都是於「炒風中」曾被訪問過的,於爆煲前後了解他們的心情,作了強烈的對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tsMRFxlRLg&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數月前的那位風水師,記得他認為自己命理於物業投資會成功,在97年樓市高峰期試過擁有三十多個單位,到再次被訪問時,他有十多個單位仍賣不出。金融風暴後再被訪問,他表示雖然樓市低迷,但低價有低價的炒法。

例如,他於幾年前以幾百萬元買入的一個單位,曾經在高價時值2400萬元,如今跌至1600萬元,若能賣出,仍可套現大約1000萬元,以這1000萬元再換入三個值1500萬元的單位,付一成首期,六個月交吉期,可繼續整大個餅博反彈,估計隨時可以升幾百萬元。當時記者都問:「如果不升如何?再進一步下跌又如何?」,他指:「這就要考眼光了?」。

當年樓市大跌之後,原來曾經出現有人「儲錢賣樓」的情況,因為當時買家出價連屬契的金額都不夠,即「負資產」,於是不少業主長痛不如短痛,儲夠錢也要把樓賣出去,不想繼續供樓。有些業主就會與銀行傾延長還款,以減低每月供款的金額。

數月前炒「他媽哥池」遊戲機的一群,當時炒到要警察維持秩序,三百多元一隻入貨。熱潮流行了兩三個月,熱潮一過,該批貨無人問津,事主要於年宵以80元一隻散貨。

炒97回歸郵票的一群,數月前轉手炒高幾倍價錢,有新手更拿二百萬元出來炒郵票。熱潮過後,一些郵票的價值竟可跌破票面價。亦有不少人轉炒女王頭硬幣,因為這都是殖民地的產物。

還有當年房協賣居屋,不少人以為能以六千元的呎價買到市區樓,相對樓市高峰期,這算是非常抵買。可是當樓市大跌,這些還未正式上樓的準居屋業主就已經變成負資產。由於樓價跌了,難以用買入價錢到銀行造按揭,即使房協借出二按,不少準業主還是選擇撻訂,因為不想供一間「負資產」。更有不少準業主聚集起來,集體要求房協減價。

今天回看這些影片,百感交集。二十年過去,一眾股樓資產與香港人的性格,到底改變了多少?我們又能從當年的情況學到什麼東西呢?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需求太大反而會令供應減少

【達人專欄】湯文亮

供應與需求的關係是非常曖昧,原則上是有需求自然就會有供應,例如香港人喜歡食日本魚生,而且又俾得起錢,供應商自然會向日本各地搜羅,所以,我們在香港反而可以享用到日本各地新鮮魚生以及其他海產,連日本人都妒忌,但如果我話需求太大會令供應減少,大家可能唔會相信,老實說,我自己都唔相信,不過事實勝於雄辯。

本來香港人對房屋需求已經是非常欣切,現在再加上國內人,令到香港樓市長時間出現供不應求,政府出招壓需求已經八年,現在還未有撤招打算,不少人不明白既然政府以及地產商都知道有龐大需求量,點解唔加速興建樓宇滿足市場需求,政府求地難就無話可說,地產商尤其是擁有土地的地產商點解唔加速補地價程序,務求以最快速度開拓土地以至建房,不但可以滿足市場需求,又可以得到龐大利潤,何樂而不為,唔通地產商同錢作對。

地產商當然唔會同錢作對,反而會因應時勢儘量搵錢,如果知道需求正常,供應量就會正常,但如果知道需求量龐大,地產商就未必會相對地增加供應,甚至會減少供應,在供應不足情況下,樓價必然飆升,他們才可以獲得最大利潤,政府要拆解這個困局,除了要加大土地供應量之外,更加要引入更多地產商,而非向用家埋手,限制需求其實是間接幫助控制樓宇供應的地產商,其實,CY已經做對了,不過,時間並不足夠來確認他的成果,林太上任後首先多謝CY在開拓土地的努力,而她的任務就是要地產商增加樓宇供應量,而地產商亦知道政府決心,所以近期絕不手軟推出新樓盤,甚至提供政府不敢用的高成數按揭,我估計很快就會出現供應長時間大於需求,樓價就算不向下調整,至少都會保持平穩,政府應該在適當時候取消調控樓市辣招,樓市就有望回歸正常,但願如此。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9875462010

地產商願意補地價,何愁供應不足

【達人專欄】湯文亮

一向以來,市場上認為樓價無止境上升原因之一,就是土地供應不足,無論政府怎樣說在未來三至四年有九萬六個單位供應,但仍然受人質疑,他們認為政府已經無地可以開拓,如果打郊野公園主意或者填海做地,一定過唔到環保團體這一關,沒有土地,又何來可以提供足夠供應量,而我從來沒有懷疑政府所說供應量,我反而擔心,政府在過份熱心之下,做成供應過剩,不過 ,政府並不能夠獨自開拓土地,一定要得到地產商支持,在某個程度上官商勾結,才會有足夠供應量,上一任特首避免市民質疑他官商勾結,所以土地供應是他任內重中之重政策,即使如此,仍然沒有辦法解決問題,其實問題很容易解決,就是想辦法要地產商補地價,只要地產商願意補地價,供應不足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一定會有人質疑我的說法,如果要我提出證據,老實說,我做不到,不過,在海航連奪四幅啓德土地之後,香港地產商不約而同話地價太高,有地產表示不會以高價投地,但會用土地儲備建樓,而該地產商土地儲備在香港排名大約第十,約莫可以建九萬個單位,即是最少有九十萬個單位供應,又何愁供應不足,在上一任特首最後一季,以及林太任特首第一季,分別有超過五千個單位完成補地價,上星期新地又完成屯門區一幅土地補地價,大約可以興建五千個單位,在短短不足一個月時間,已經有萬六七個單位完成補地價,我相信是陸續有來,關鍵除了地產商願意申請之外,亦要政府稍作讓步,才可達到目的,或者會有人質疑這是官商勾結,但我認為是一個利民政策,供應達到目標,樓價穩定,政府的小小讓步又算得是什麼,根本不能說是官商勾結,問題是政府官員是否能夠願意放下小小身段,或者,這就土地供應不足最關鍵的動作,CY唔肯做,林太願意做,問題就可以得到解決,毋須要開山劈石咁辛苦。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9875462010

杯酒釋丁權

【達人專欄】湯文亮

中國乒乓球隊總教練劉國樑升上乒協副主席,不再擔任乒隊總教練一職,有老友對中國體委決定並不明白,大家都知道總教練被星架坡金沙賭場向孔令輝追數事件所累,不過點解唔直接要劉國樑退休,反而升三級做乒協副主席,我話這是趙康胤的絕招,杯酒釋兵權,用於乒乓總教練當然是杯酒釋乒權,升做體協副主席,明升實貶而已。

大家有可能認為杯酒釋兵權是政治玩意,其實,現今香港物業市場不停出現,不過我們並没有察覺出來,在去年十一月,政府失驚無神將DSD劃一收15%之後,市場上立刻出現一些應對方法,包括一約多契,借人頭等,政府再出招堵塞一約多契,而借人頭則是一個非常危險玩意,除非有心理準備不打算收回那些物業,所以,借人頭只限於直系親屬,不過,這仍然是非常危險,說到底親生仔不如近身錢。

有老友知道我還未有住宅單位,於是打我主意,帶了兩枝十四代來公司,他說已經買入一個價值三億住宅單位,在六個月之內一定要放售他現在擁有價值三千萬的單位,知道我還未擁有住宅單位,打算以9折賣給我,原來帶兩枝十四代搵我是有名堂,叫「杯酒釋丁權」,我話我現居單位價值亦是三億元,不過物業是以有限公司持有,如果要動用我的丁權買樓,除非那個單位是非常優質,或者是低市價很多,否則絕對不會動用丁權,他的好意我心領,無功不受祿,十四代當然唔敢收。

老友問我有沒有辦法,我反問他的父母親又沒有住宅單位,原來他們共同擁有一個價值五百萬以下小單位,於是我向老友提議,請他的母親主動將單位一半業權送給他的父親,在事成之後,將現在打算賣走的單位送給他的母親,將母親的丁權釋放出來,最壞打算只不過是要付應付的印花稅,毋須給政府打斧頭,老友明白,十四代當然唔敢拿回去。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9875462010

傲珀管理處犯了不必要錯誤

【達人專欄】湯文亮

半山豪宅傲珀有住戶在天台僭建六間小屋,屋宇署有證據顯示那六間小屋是新建,於是派員前往上址張貼清拆令,唯受到屋苑的管理人員阻撓,清拆令張貼不成,並不代表上述僭建物不用清拆,現在事情經傳媒曝光,估計僭建物很快會被清拆,但事情不會告一段落,傲珀管理處犯了不必要錯誤,惹上不必要麻煩,阻撓執法人員執行法院判決,屬藐視法庭罪,管理處一定會被問責,受到處罰亦免不了,唔明白管理處點解要這樣做。

我問過所住屋苑的管理處,因為我亦是住頂樓連天台,如果我在天台僭建,屋苑管理處會有什麼行動,負責人話會立刻出信給我們,如果我們繼續,就會出律師信,管理員會全力阻止工人開工,如果還不能夠制止,管理處唯有報警,我聽完之後覺得管理處做法非常合理,這亦是香港一貫做法,傲珀管理處不但沒有阻止業主僭建,反而阻止執法人員執法,這是一個魯莽行為,如果管理處是有這樣的權力,香港的樓宇就唔值錢,不用出辣招。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9875462010

高價買地是否能夠調整地價

【達人專欄】湯文亮

海航董事長接受本港傳媒訪問,表示高價買地是有苦衷,目的是調節香港地價,有記者問我是否同意,我話極之同意,因為董事長並没有說明是調高抑或調低香港地價,所以,絕對不能說是錯誤的,但我深信董事長的確有心調低香港地價,不過這是後話,但以目前來說,香港地產商就利用海航高價投地的消息,紛紛將準備要賣新樓調高至上限,還說麵粉貴過麵包,而打算賣樓的業主見機不可失,亦將售價調高,雖然董事長有一顆仁慈的心,但他的意願可能擾亂了香港物業市場,未見其利先見其害。

其實,做生意與做善事要分開,做生意一定不能夠太善良,否則,就有蝕冇賺,不囤積居奇,以市價買賣,已經是一個殷實商人。

原文: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9875462010

麵粉勝麵包 中資搶港地

【達人專欄】盧志威

近年中資天價進行各式各樣的收購,無論是做金融或地產的前輩,都指計唔掂數,幾年之後肯定資金鏈斷裂,所以現在坐定定食花生,等數年後出來執平貨。問題是:大家都知道危險,為何有人偏向虎山行?簡單的說法是資產配置,大家也不知道人民幣將來點行,所以預先分散投資沒有錯,但如果強行代入紅色資本的角度,除了被動地防守滙率風險外,買地未必是無利可圖的生意。

首先,買地照樣可以借錢,如果銀行有信心,成數可以做很大,加上市場資金泛濫,夠膽博的話,向「基金」或信託借錢,誘之以高利息,不愁沒人肯借,所以只要敢借,一定會籌到錢。

買地可自用
其次,由於內地人住宅單位要付高稅率,買地反而較自由,起碼收少15%稅,形成買麵粉好過買麵包的現象。眾所周知,無論發展商是用一千定五千蚊呎拿地,只要有人用一萬買就賣一萬,賣到兩萬就更好,麵粉變麵包的利潤是多多益善,內地人見到,原來香港發展商的利潤超高,反正都是想買樓保值,倒不如直接買地,自己建成住宅出售,「賺多一水」更好。

事實上,有中資「天價」投地後,也見分析員講到,落成後只有300個單位,可以全部賣給內地的「兄弟」,不需要有街貨流通,這種觀點理論上是可以實行的,單是內房企本身,年薪千萬的員工可能有幾十個,加上友好的關聯企業、老闆親朋戚友,儲齊300個買家並不難,如果每個省的龍頭企業都來港「插旗」,買一幅地來「自用」,那麼,政府的供應目標看來要翻一倍才夠用。

參考內地市場的走向,不高價搶地,最終市佔率會流失,事實上不只港資,連藍籌內房股由於策略保守,近年有被中型內房企追近之勢。這亦合理,因為中型內房下下「晒冷」,只要有兩個回合唔跟,而對方又過兩關,距離會被拉近,幸運過到四關,強弱之勢更會逆轉,隨時變成對家周身債,但可動用的資本遠遠比港資雄厚,最慘是中央如有「大到不能倒」的想法,就算債重如山都有國家保護,所以保守並不是一個萬全的策略,至少要承受跑輸的風險。

趁早走出去
如果不想爭地,唯一的做法是把錢轉到其他行業,長和系近年大舉收購,就是想在地產以外另尋出路,但是公用事業的估值愈來愈高,想複製其實都很難。而雖然最火熱、最有前景的投資一定是科網,不過作為一個香港人,完全明白港資的心態,都是將IT當作炒賣項目,買科技股都是博個價升,以香港的硬件和配套,加上個個心態都是搵快錢,不會真的有人做到「獨角獸」企業。

故此,從各方面,由富豪到蟻民,整個香港優勢或價值,都正在減退和消磨,唯一的出路是,趁早在海外尋找有價值的投資,就算未能大富大貴,起碼要做到保值才算合格。

信報

拒絕當樓奴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有blog友在fb私訊分享了一條影片,是鏗鏘集所拍的《拒絕當樓奴》,他還寫了以下的留言,令我更有興趣看看那是怎樣的一條影片。

「我覺得呢一集鏗鏘集極有教育意義,完全解釋者咩叫做心態同選擇,好值得討論。片中月入10萬元的夫婦簡單留意下佢地既消費模式,真係印證到財務教育的重要性。」

影片中的故事主要講述一對初婚夫婦在結婚前的日子裡不斷搵樓的過程,他們大學畢業一年,加起來月入不足四萬,其實已經很不錯,比不少香港家庭的收入都要好,可惜對於積蓄不多的他們來說,要買樓就難一點。

看到他們一直找尋租盤,發現香港市區租盤的確很缺,而且很貴。找了很久,有一次他們突然找到一個八千多元的租盤,上去看看,大家都嚇一跳,面積很大,認為那個租金水平絕對是「低水」。當他們滿心歡喜之際,才搞清楚事實,原來那是一個分租盤,八千多元只是租屋內的其中一間房而已。

這對年輕夫婦唯有由市區轉移去新界地方找租盤,到沙田圍村裡去找租盤,雖然同一個租金所租用的地方的確比市區大得多,可惜二人的理想要求並不一致,還是不成事。節目到了最後,兩位就寄望於新一期居屋的抽籤,希望可以安頓下來。

原來blog友所提到的高收入故事,是節目當中所加插的一對高收入的夫婦,兩口子加起來月入超過十萬元,但他們選擇不買樓,寧把金錢花在個人興趣之上。丈夫喜歡玩越野單車,原來添置單車裝備都可以用上十多萬元,這與我這些「街童」小時候玩的單車相差很遠。

這對高收入夫婦對當樓奴非常有戒心,為了不做樓奴,寧願搬到錦上路村屋租樓住、養車。於他們眼中,買樓背負很高風險,他們舉出97年、沙士、金融海嘯等樓價大跌的時代,很多人損手爛腳,於是他們不認為買樓是好的選擇。

不買樓絕不是問題,重點是所為何事。感覺上,只有32歲就追求興趣,把財富都花在興趣之上,給人一種沒有計劃,即時行樂之感。如果不買樓的原因是為了追求理想,這可能更可取。始終,先甜後苦,還是先苦後甜,一切都是因果。

另外,買樓於他們心目中就是高風險,就是當樓奴,這其實有點兒把風險放得過大,風險不是需要逃避,而是需要了解與管理。我不知道他們不買樓之後,資金拿到什麼地方去投資,如果一向沒有投資習慣,十年廿年後沒有持有資產的他們,希望還可以維持今天的生活。

在此要讚一讚港台,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節目,簡單幾個人物組合,已經能帶出香港樓市的現實。節目中就是一對對普通年輕夫婦,高收入也好,低收入也好,描述出他們面對著怎樣的住屋問題,用不著每每要找到最極端的人物,在節目中出現金句,博取收視的。

當然,節目延伸當然還可以的。例如有關投資理財、財務管理。初出來的年青人,除了四圍看租盤,還有什麼方法好好理財,改變現況呢?收入每月超過十萬元的夫婦,除了避開置業風險、享受生活、供養興趣外,還有什麼好計劃盡快達至財務自由呢?若能針對這方向跟進一下,將會更好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cRoS3JcVi0&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股樓收乾貨源 伺機炒到爆煲

【達人專欄】盧志威

內地共享單車公司OFO的CEO最近接受CNBC訪問,指公司的估值高達20億美元,所謂的初創企業估值,都是大家「估」出來,又或是只要有人肯用2000萬美元買1%的股權,那這家公司就會值20億元,下一步便朝着40億元市值推進,直至炒到爆煲為止。

這招收乾貨源、集中火力狂炒10%至20%流通市值的手法,亦出現在股票身上,過去幾年一些新股,或貨源歸邊的中小型股,由於貨源分別在上市時或通過財技被收乾,之後股價通常會大幅炒高,所用的步驟不外乎貨乾,再力炒有限貨源,到時市值大過滙豐、內銀都不是夢。

香港樓市最佳例子
香港樓市亦是靠貨源歸邊炒,在房委會的網站上可以找到《房屋統計數字2016》,直至2015年底全港共有2468000個單位,其中45.9%為公營永久性房屋,0.6%為臨時房屋,53.5%為私人永久性房屋。理論上社會夠均富,應該基本夠住,問題是財富集中在最富有的10%人手中,只要有心人想做莊,以目前的制度,是可以搭棚炒高。

香港目前新增的供應量,就算出盡全力,不外乎是20000伙,高峰期最多30000(政府聲稱),本身供應量少,而當中有一半是私人市場,又有高印花稅封鎖二手市場,業主望見低息,買樓收租回報有2至3厘,每年又升值6%至8%,賣樓又怕買唔番,紛紛封盤惜售,假設筆者成立「威威地產」,變身發展商,此時便有機會用小量貨源舞高樓價。

除了早前保持有投地的發展商,基本上已沒有人沽貨,所以即使拿着300個「納米單位」,所有新需求都會9.9秒衝埋來買,只要大家不爭先恐後,有默契慢慢沽,過一段時間總會賣完,而如果有技巧地「唧牙膏式」賣,每次50個分6張價單,每張加3%至5%,如果二手價是10000元,由第一個至第300個單位炒高20%至30%,真的唔難。

二手有人跟風炒上自然好,如果沒有人跟買,也可穩定地推高樓價,很多發展商也有投資物業,如果樓價慢升,都是有利可圖。

做莊只要財力雄厚,不過度槓桿,有耐性把貨源收乾,據幾位精於此道的朋友稱,市場見到貨源緊張,自自然然會走入來買,往後有人幫忙推升價格,所以此方法的風險不在需求減少,因為需求少只要沽家收起不賣,價格跌極有譜,反而有人爭做大莊家,壓縮利潤空間,兩虎相爭傷害性更大。

主動型基金難發圍
美股其實也有這種情況,指數基金的出現令權重股長期有被動買盤,只要淨流入大於淨流出,原先的貨會被收乾,然後慢慢等有新需求時炒高,情況如同香港樓、初創企業及細價股一樣。

以往市場主動型基金當道,即使再長線的基金經理都會換馬、短炒,刺激成交量,提供獲取Alpha的空間。
不過,主動型基金這個餅愈做愈縮,未來幾年的大趨勢仍然是跌,直至有大事件令貨源歸邊的格局轉變之前,整個投資生態都是低成交慢升。

信報

《樹大招風》與香港樓市

【達人專欄】盧志威

《樹大招風》其中一條主線,是講賊王葉國歡大街大巷用AK47掃射,成功逃走之後,兄弟受傷急需錢着草,而銷贓佬由於這批貨太難出手,1,000萬貨只肯出兩球收,兩幫人馬差點火拼才用四球找數,且以後再不會有合作。

事後賊王執咗四球,死了一個兄弟,着草返大陸途中見到八隻大飛,氣勢如虹般走私VCD機,2,000買8,000沽,走一水都賺幾百萬,於是發覺打劫不如走私,便找人搭通天地線,轉行走私VCD機,點知賺來的錢,全部被貪官用各種各樣的手法搶走,受氣之餘又無回報,於是重操故業,那知一上岸……

這套戲背後可以有很多意思,如果套用在投資,筆者會笑言房地產 > 貪污 > 走私 > 打劫,假如將一切人搵錢的定義為「實業」,搵命搏之餘,去到最盡區區四球連嘉湖山莊也買不起,可見任憑如何努力,都敵不過樓市的升幅。

計一計數,由於北水掃高地價,加上二手凍結,購買力轉向一手,變相送錢畀發展商,一萬蚊成本可以賣三萬,一個三百呎單位輕鬆賺六球,每個新盤加起來的總數是天文數字,富人財富增值的速度,只會愈來愈快,拉開跟做實業的距離,所以每逢聽到甚麼發展香港創科、振興實業之類,筆者都笑而不語,因為到最後都是巧立名目,發展地產為實。

早前有十惡不赦的援交網主,被警方拘捕,犯罪所得亦不過每年四球,在房地產面前,人搵錢始終敵不過錢搵錢。

都市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