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樓災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看著近日股市一路路升上27000點,暫時自己的財務操作動也不動,讓子彈飛一會兒吧。樓市就更不用說,升到變成社會問題了。面對這樣的市況,讓自己冷靜,最好看看股樓災的「紀錄片」。

在youtube找來三段影片,是圍繞97年樓市大跌與98年金融風暴前後的電視節目。先來第一條是《星期日檔案》於1997年5月所播出的「炒風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BcGAJOKBmAM&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當時正值金融風暴來臨前值,樓市於同年10月份左右大跌,節目播出時為5月份,可想而知當時大家的炒風有多熱。其實回歸前的經濟非常好,大家不只炒樓、炒股,更炒其他商品。

節目中,由炒郵票開始,當時有位小朋友受訪問,他也排長龍認購郵票,同一日就拿到商場去炒,家長也認為兒子因為炒郵票而影響學業。全城因為炒郵票,令到一個寂靜的商場熱鬧起來,因為6月30日之後不會再有殖民地郵費,不少家庭主婦排隊10小時只為賺100元。

之後,節目訪問一些炒「他媽哥池」電子遊戲機的人,大家還記得這個名字嗎?原來當年排隊人龍需要調派警員維持秩序,認真誇張。

必不可少的一定是炒樓吧,原本睇相睇風水的一位受訪者,他認為賺到錢才算成功,於是轉行做全職物業炒家,更帶一班徒弟一起炒。他的哲學是最重要上車上得快,盡快買到第一層樓。

不只今天,原來當年社會已經有人批評炒樓炒股令社會風氣不好,有人指連教師都不懂教學生的價值觀,因為學生眼見媽媽打幾個電話落盤就能賺錢,認為不用勤力讀書或做好工作,炒賣才是成功之路。

訪問中有一些中產人士夫婦節衣縮食為求安居,租樓又被迫經常搬屋,亦覺得儲錢速度不及樓價上升速度,抱怨炒家將樓價炒高,大學畢業生對買樓無望。其實,這一切現象都與今天很相似,循環也。

大股災大概於1997年10月發生,當時一集新聞透視就請來幾位專家深入討論當時情況。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MqSJaxgMUI&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當時正在大跌市的風眼中,大市已經連跌四日。一天內,藍籌股平均下跌一成,紅籌股平均跌超過兩成,政府對股市大跌大為緊張。

訪問播出了好幾位官員出來講話,包括曾蔭權、任志剛、許仕仁、董建華,主要擔心的重點不似是股市,而是更高一層次,包括聯繫匯率、銀行體系、金融系統崩潰。因為當時怕有人拋空港元,銀行缺港元需要大幅加息以穩定匯率。

節目訪問了好幾位財經專家、學者,大家看看都會感受到當時的氣氛。

金融風暴發生後,無線電視的《星期二檔案》於1998年2月份播出「炒風後」,節目中有不少主角都是於「炒風中」曾被訪問過的,於爆煲前後了解他們的心情,作了強烈的對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tsMRFxlRLg&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數月前的那位風水師,記得他認為自己命理於物業投資會成功,在97年樓市高峰期試過擁有三十多個單位,到再次被訪問時,他有十多個單位仍賣不出。金融風暴後再被訪問,他表示雖然樓市低迷,但低價有低價的炒法。

例如,他於幾年前以幾百萬元買入的一個單位,曾經在高價時值2400萬元,如今跌至1600萬元,若能賣出,仍可套現大約1000萬元,以這1000萬元再換入三個值1500萬元的單位,付一成首期,六個月交吉期,可繼續整大個餅博反彈,估計隨時可以升幾百萬元。當時記者都問:「如果不升如何?再進一步下跌又如何?」,他指:「這就要考眼光了?」。

當年樓市大跌之後,原來曾經出現有人「儲錢賣樓」的情況,因為當時買家出價連屬契的金額都不夠,即「負資產」,於是不少業主長痛不如短痛,儲夠錢也要把樓賣出去,不想繼續供樓。有些業主就會與銀行傾延長還款,以減低每月供款的金額。

數月前炒「他媽哥池」遊戲機的一群,當時炒到要警察維持秩序,三百多元一隻入貨。熱潮流行了兩三個月,熱潮一過,該批貨無人問津,事主要於年宵以80元一隻散貨。

炒97回歸郵票的一群,數月前轉手炒高幾倍價錢,有新手更拿二百萬元出來炒郵票。熱潮過後,一些郵票的價值竟可跌破票面價。亦有不少人轉炒女王頭硬幣,因為這都是殖民地的產物。

還有當年房協賣居屋,不少人以為能以六千元的呎價買到市區樓,相對樓市高峰期,這算是非常抵買。可是當樓市大跌,這些還未正式上樓的準居屋業主就已經變成負資產。由於樓價跌了,難以用買入價錢到銀行造按揭,即使房協借出二按,不少準業主還是選擇撻訂,因為不想供一間「負資產」。更有不少準業主聚集起來,集體要求房協減價。

今天回看這些影片,百感交集。二十年過去,一眾股樓資產與香港人的性格,到底改變了多少?我們又能從當年的情況學到什麼東西呢?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盜亦有道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在香港網台中,有不少概念相當偏激,平日我一向少聽這類網台。《升旗易得道》相對有趣與中肯,我近期經常收聽。近期他們在節目中指出有不少網台有騙財之嫌,令人關注。

話說這批網台多為「本土派」,其論述多是罵內地人,因為香港樓被內地人搶高了。然而,近期這批人卻在宣傳多項「投資機會」,包括買馬來西亞樓、日本樓、澳門骨灰龕位,這是否代表叫大家搶貴人家的資產?到其他地方做他們不喜歡的「內地人」呢?看見其理念不一致,純熟為賺佣金而推。

節目指出幾個「投資機會」的問題,例如呼籲網友買馬來西亞樓、移民馬來西亞,其實當地華僑都表示想離開馬來西亞,其中原因是它始終是回教國家,人身安全問題,怕生命受威脅。

安全問題可能說得嚴重了,但至少隔山買牛,你不熟識,怎能知道買了什麼。好比你住北角,有人介紹你去買天水圍樓,指樓價非常便宜,你都會親自去看看吧,而且天水圍樓又怎跟北角樓比較呢?又有如買大圍與九龍塘的物業,曾經有大圍樓盤用了「一脈兩連九龍塘」來做賣點,香港人應該會明白這是什麼一回事。

馬來西亞如何?所推的是新山地區,節目主持有朋友到過現場,實在非常荒蕪。近期不時看到有馬來西亞樓盤推廣,指什麼鄰近新加坡的綠化地帶,原來鄰近是指鄰近的國家。那令我想起多年前,有日本記者曾經向前國家總理溫家寶提問指:「釣魚台在地理上比較接近日本,應該算日本的」,溫家寶回應:「日本在地理上也很接近中國,那又應否算中國的呢?」,所以「鄰近」一詞,實在可圈可點。

日本樓如何?鼓勵買入的理據是奧運、賭場,這也算不錯的因素。但還有不少原因指日本樓市已經連跌十年,跌了很多,而匯率又低。其實於細價股股災時,有很多股價跌到$0.01的股票,為何不買?跌到$0.01,可以再100合1,再跌過,這概念有點似買末日輪。如果匯率低就值,為何不買委內瑞拉?津巴布韋?匯率低到消失了。然而,日本樓市還有一個致命傷,就是人口下降,此風險不能少看。

到其他地方買骨灰龕,這令節目主持人更憤慨,認為這是以中國文化去賺錢,生人賺物業,死人賺龕位。除香港外,還要到澳門去炒賣,炒高其他地區的龕位價格,這行為很「蝗蟲」吧。

除以上的問題,還有不少備受批評的行為。例如吹捧一些細價股、爆升股、點擊股,聚合人流,推介冧巴。當一個平台聚到群眾的話,其實有很多賺錢方法,相信有人也會以這樣的方法賺錢。

例如,先建立一個blog也好、網台也好,專講細價股。由於那些細價股市值少、交投少,若能成功凝聚一班人的話,成功可以做到點擊股的效應,聚眾討論後一起買入,爆升機會不錯。

之後如何?因為不少網友都會感到該平台的準繩度高,講哪支股就升哪支股,一傳十、十傳百,自然有更多人跟風,因而再凝聚更多人。越多人的話,該平台就越有力量,甚至引來莊家主動接觸,作為派貨宣傳地方,這變成背後有金主維持。

因買賣供求關係,即使是莊家拿來派貨,網友們也不會介意,因為只要跟風買入,的確穩賺。人流增多後更可以有其他發展,如廣告收益、做KOL生意等,如此力量滾下去,成為賺錢機器。

網上世界,孕育了不少這些平台,見到這勢頭,能取之有道的又有多少人?有多少人會沉醉於紙醉金迷之中?即使網上平台為賺錢,但盜亦有道,值得反思。

有興趣聽有關評論的不妨聽聽(有粗口,慎入)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Kx_6BDJlX4&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iM飯局與書展現場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今年六月與鍾兄在iM完成了一場分享會,上星期五接受iM記者邀請食一餐,算是「慶功宴」。飯局中其中一位記者由於要到書展幫手,遲了過來。飯局中大家不停討論,雖然匆匆兩小時,但也有很多交流。

遲來的記者分享一下今年書展境況,眼見人流比去年少。其實我也有留意到今年書展的宣傳好像不夠,因為每年大概時分,我總會從媒體中知道書展日期,但今年我不太清楚,直至iM問我有沒有興趣到書展一遊,我才知道確實日期。財經書一向不是書展的熱門讀物,對著作銷情不敢樂觀。

iM記者在場,又有經濟日報的股東鍾兄一起,大家當然很關心紙媒的生存空間,尤其近日有新聞指壹週刊賣盤。記者分享雜誌資料,顯示壹傳媒近兩年共蝕約七億元。今天辦紙媒,彷如持有「燒銀紙機器」,持有一項「負債」,令人心驚。

當然,壹傳媒的路線大家都清楚,絕對會被中央封殺,中資甚至中立的公司都不太想落廣告。但除了這些因素之餘,也得要考慮今天網媒的厲害,我見壹傳媒仍是以亂發廣告的造法,沒有把網媒做好。

今天進入大數據年代,霸主之一的facebook能按用戶喜好來安排廣告,人工智能會閱讀你的生活模式而安排適合你的讀物,提供廣告,讓你不覺煩擾之餘,也大大增加廣告的效益,不少公司落廣告都喜歡利用大數據的媒體。

然而,當我們上網看壹傳媒的讀物,我們不用登入,單是想想這一點已經夠落伍了,這代表它根本不知道誰跑了進來、看過什麼,代表它未有利用大數據,只是還停留於瀏覽量,以量去做生意,這是落後的表現,終被淘汰。

談到facebook,iM記者有點抱怨,指它不時搬龍門,而且頗霸道。例如大家可能會記得facebook有投票live功能,就不同議題設計投票功能讓用戶利用"like"、"心心"、"嬲嬲"等作投票,live畫面會即時更新投票結果。

誰知後來facebook又不准投票live,指iM犯規了,還罰iM戶口,不是罰錢,而是令iM的post reach能力大減。原來我們的post可以reach到多少人,不是你有多少friend, like或follow而定,facebook是可以令你的朋友或粉絲看不見你的post的。

說起來我也有類似經驗,平日會把生活影片直接分享到facebook,但有時我會先把影片放上youtube後,再把link分享到facebook。這兩種分享方法,所得到朋友的like數有明顯分別,直接分享影片到facebook的方法會有較多朋友like,我一直懷疑facebook背後的處理令我的朋友看見這個post的機會不一樣。

始終google與facebook是兩家公司,facebook對其對手連結可能真的有特別處理。感覺上google較均真,至少blogspot link了,google+ 加入,有更新就會立即通知,不會以背後操作去篩選。其實這頗危險,原來每天我們所看的page feed都是被facebook處理過的,你越喜歡看那類東西,或者那類東西付款最多,就會在我們page feed出現得最頻密,令我們所看的更偏頗,社會更加兩極化。

原來iM是全港最高銷量的財經雜誌,後幾本的銷量加起來也不及它高,雖說它有一定的江湖地位,但仍覺經營有所壓力。今天客戶做推廣有很多渠道,除facebook外還有不少新方法,好像citibank找楊千嬅、渣打找鄭秀文,自家制拍段片就可放到不同平台,日夜不停loop,紙媒未必是客戶的首選。

大家討論了一些媒體的新方向,希望找到突破點吧,「iM教室」也是其中一個新嘗試。相信鍾兄與我也一樣,找合作的話,不喜歡太商業化的機構,尤其搞財經金融類的,特別要加入一點文人「書卷氣」,iM的Focus與亮光都有這個特質,大家合作多時,總希望可以幫上忙,給點意見。不過感到他們的壓力,當個編輯與記者,卻要關注marketing,實在辛苦。

當晚是六月分享會的「慶功宴」,大家也作一些檢討。由於上次不少人未有機會報名,將會再加一場。大家當晚討論時,計一計,上次恒指大約25000點,近期似想衝上27000點,對投資關心的人會否多了?這始終是100人聽過之後的加場,我則沒有這麼樂觀,我關注的重點是。。。將又有多一餐飯吃了,哈哈。

週六到書展,已經第三年替iM站台與讀者交流,實在感謝他們的抬舉。在飯局中記者還說今年書展人流不及往年,誰知我到場眼見有很多人排隊訂閱雜誌,與讀者交流的櫃枱就被長長的人龍擋住。

與多位讀者談了很久,他們多是iM的長期讀者,也有購買我的著作,實在感恩。其中有位更專程來書展找我,當時其實我的交流時段已經結束了,記者見狀致電找我回來,幸好我還在書展會場內,於是返回櫃枱與這位讀者繼續交流一下,希望他滿意。

很有趣,回家時blogger whatsapp group傳來一張照片,原來是交流時被其他朋友偷影了。不過,我也有不少「針」不時傳些不願露面的blogger照片給我,如Starman兄,哈哈。

到書展,當然也到亮光文化的攤位看看,走到它的財經枱處,第一時間就是目測一下自己的五本財經著作,奇怪找不到第四本著作《財富未來》,見亮光同事忙個不停,不好意思問個究竟。今天見打風,whatsapp問問負責人,原來該本著作已經賣清,書展中又有其他攤位需要補貨,所以要等再版了。供不應求,很少出現於小弟的著作上,非常感恩,有興趣的讀者唯有到書店找找了。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今期到內銀爆升 邊支先來?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今期iM封面故事「新一波北水掃貨」,又匯控,又內銀,真的準備創港股新高?你又準備好了沒有?每次見到這些引人入「貨」的標題,熱血沸騰之後都會自然冷靜下來,這算是價值投資者必需的自我修復機制吧。

冷靜下來之後,又是還原基本,看價值。兩年多前,曾經有blog友留言談及一些股票投資,包括內銀股,當時正值股票大時代的高位。之後,內銀股股價低迷多時,浮浮沉沉,近日又慢慢在起動著。記得近日也有blog友問我今日對內銀的看法,借機再次回看當年自己的文章,值得拿一些留言來討論一下。

Rans留言:

我也非常喜歡能夠產生長遠穩定現金流(無論指其業務還是對股東的現金分紅)的公司,剛出來社會工作兩年,仍在瘋狂吸收投資知識階段。知道止凡兄長期投資內銀股,內銀看起來每間都差不多,然而唯獨有一間,分紅比率明顯低於其他內銀(近年一直減派息比率),卻是眾多基金大力唱好的一間。當初止凡兄選擇內銀股時,有否曾經有過「每間都差不多」的感覺?

止凡回應:

分析內銀股時,沒有「每間都差不多」,不同的內銀股,一看其盈利能力之類,大概就能分幾個級別。當然,若只看市盈率、市帳率、派息率這幾個數字,自然分辨不到。

後記:

其實早早就想就這個概念作點回應,不過當中涉及不少財務知識,實在不容易寫,點到即止又不太好。如今小弟的新書《跟著價值走的12堂課》終於面世,當中談論到不少財務數字,讀後大概能明白為何內銀股並非每間都差不多。書展就到了,若你有緣碰到這本書,不妨留意及支持一下。

投資了內銀股多年,高低起伏也見過不少,簡單看看股東回報率、成本率或息差,規模大而且較為優質的一些,其地位一向沒有被動搖過,考第一、二名的總是考第一、二名,每年都差不多。所講的是哪一些呢?有興趣不妨研究一下。

借題先談談匯控,其盈利受全球經濟及金融環境所影響,全球經濟好,息口與貨幣印量回復正常的話,拿隻猴子當總裁也一樣賺錢。

內銀有點似匯控,中國增長問題、債務問題、政治問題,若有一天給解決了,誰人當總裁也無得輸,重點是能否找到優質一些的內銀,當回升時會跑得快一些。

當然,不少人覺得我多餘,包括巴黎兄,因為今天內銀未必適合以傳統企業的分析方法,而是被當成是公用股。它們於封閉市場,執行國家任務,國家要它們賺多少就賺多少,國家要它們「債轉股」就「債轉股」,大多數內銀的盈利水平都相約,是國家機器,不是私人企業。

情況就如公用股,一些有專利權的公司,花時間看其營運效率等數字有點多餘,這類公司的盈利能力都在其合約或協議,投資者應該花時間研究其合約或協議條文。

例如中電、港燈,如果來年政府大幅下調協議准許利潤的話,即使過去數字反映如何賺錢也無意思。若是內銀股的話,投資者就應多花精神去檢視中國經濟、政治,以企業數字分析所得的結果並無太大參考價值。

某程度上,我也同意這樣的觀點,這是了解數字背後意義的重要性。不過作為投資者,至少對不同內銀有個感覺,明知各家內銀都受阿爺派盈利,與此同時,哪一家較優質,至少心中有個譜,雖然市盈率、市帳率、派息率總是差不多,但當環境好轉時,優質的總會先跑出來,這算是我的一個傻想法。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過客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這篇文章有些雜亂,靈感來自一次塞車經驗。上星期某天,由於不明原因,公路非常擠塞,唯有在巴士上呆坐,原本只需大半小時的車程,足足乘搭了一個半小時。可以做的東西不多,只能繼續看著youtube影片網上學習,與四周觀望思考一番。

在巴士上向外望,看到不少上班族忙著朝某方向急步中,也看到不少於上班時間遊閒的人,看著人家的活動,感覺事不關己,有一種當過客的感覺,很自在。這甚至令我短暫感到自己在外地旅遊時的狀態,雖然當時我是趕著去開會的,但無辦法,因我什麼也做不到,哈哈。

當過客有很多「自在」的行徑,例如到海灘與每天游早水的人傾偈,了解「人家」游早水的習慣如何。又或者與電梯維修員傾偈,了解「人家」行業的暗秘。在社會上,每人都似有一個角色,又或者多於一個角色,而當這個角色不屬於自己的話,就是「人家」的,自己就當個過客。

退休人士,若沒有事業、工作、嗜好的話,似乎在什麼地方都是過客,社會上的角色無一屬於自己的。每樣事情都可以不上心,了解「人家」的工作時可以話:「哦,真辛苦呀」。每樣事情都做一個旁觀者,又或者周遊列國,享受人生,更能享受塞車,感覺像個「出家人」。

你有多享受過客身份呢?我們會發現,在人生不同階段中,總有一些身份、角色。例如你是一名學生、律師、運動員、某公司職員,這些身份、角色,有些你喜歡,有些不喜歡,隨時間在改變著。有些人讀完書會投入工作,有些人會轉工、轉行,有些人會辭工當家庭主婦等。

不喜歡言休的人,特別不愛做過客,當真的退休了,不少身份、角色被放下來,原來工作崗位上的事情,再忙、再煩惱也再與你無關。如果你本身不喜歡做過客的話,未必容易適應。要有好的退休生活,必需要有做過客的心境,又或者找到人生另一些自己喜歡的身份、角色。

例如鍾兄退休後,原本作為基金分析員與買手的身份已經不存在了,但他安排另一些「工作」給自己,包括花很多時間投入教育工作搞理財班、行山、旅遊、寫blog、寫書、寫專欄等。對於社會上的金融行業,他是一個過客,但後來的這些新「工作」已形成了他的新角色。

有些關係,我們永遠都不是過客,如人家的兒子、父親、丈夫等。對這些身份、角色、工作,你要好好經營,因為於這些關係之中,你永不會認為自己是過客,這些角色將會陪伴你走到人生盡頭,要好好準備財務自由後的生活,必需要認清不同階段的身份、角色,於當過客時又要樂在其中。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借貸 別為借而借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今天收到銀行來信,指我的預批借貸額達113萬元,實際年利率只需要2.35%,無流動資產及物業作抵押下能有這個借貸條件,相當吸引。

還記得約3年前寫下《借貸經驗分享》,引來熱烈討論。當天的借貸已經清還,今天看見這個新offer,感覺反而淡淡然。

淡淡然的原因是今天自己現金水平頗高、港股美股不算非常便宜,再加上,若接受這筆為期五年的借貸,到時換樓時造按揭有機會複雜了處理的操作,因這些每月還款會削弱了供款能力。

談起借貸,想分享以前一位讀者的著作閱後感。

Mike電郵:

止凡兄您好,我是您於2014年著作的讀者,希望借這封電郵表達我對這本著作的欣賞及您投資理念的認同,您的著作改變了我的投資理念。

首先自我介紹,我大約8個月前在同事朋友的引導下,開始學習投資股票。但是深知自己對股票投資的無知,及經常聽聞父母的朋友投資股票失當,損失驚人,的確膽戰心驚。故此,過去8個月,我不斷找資料來讀、出席投資講座、報投資課程、買投資週刊、看投資節目等,慢慢學習到一些基本股票知識。但漸漸發覺,我沒法了解那些投資專家的投資建議、心水股票的理論基礎,我需要的是自己一種投資知識及邏輯。工餘時間在圖書館出入6個月後,讀了二十本相關的書之後,對「價值投資」、「市場週期」等理念深為著迷,對投資股票有了更深的認識。

當初認識止凡兄是因您那《取之有道》的網誌,因我希望借貸投資,在網上找到了您這位投資前輩,也有借貸投資的經驗。借貸和我一向的性格極相違背,雖然計好了數,還款金額、期數都已列好,估計最壞的情況,但依然擔心,因我一生未曾借貸,而且討厭借貸。喜幸我在網上找到了您的網誌,為我的決定提供支持。得知您有著作,馬上到書店買了一本,細細閱讀。

話說回來,您的書給了我兩大理念上的改變:﹕

1. 投資是一個計劃,一個為達到財務自由的計劃。我以前總是希望用股票投資為自己的積累置業首期。但是您的書令我改變想法,股票投資只是為達財務自由的一種方法,是更長遠的計劃。我喜歡這想法。

2. 借貸投資不可怕,只要好好計劃,銀行的錢可以為自己累積資產。

以上是我的小小心得。我往後將更加努力學習實踐理財知識,希望日後有機會可以和您有一次長談。

祝 早日達到財務自由。

後記:

從這篇閱後感可以看到Mike兄的思維被改變了一點,包括對投資與借貸的看法,是好是壞也是未知之素,但至少他知道財務知識可以令他有更大的控制工具能力,能駕馭借貸,好好運用借貸,對達成投資計劃的確有正面幫助的。

在小弟剛出版的著作《跟著價值走的12堂課》中再談了一些有關借貸的題材,這個話題沒有太多人願意談,正因如此,坊間很少深入討論,香港的教育又不會教授財務知識,一般人自然沒太多渠道好好認識借貸。

偏偏大部分人出來做事時或多或少都會接觸借貸,包括大學Grant & Loan、信用卡、樓按、稅貸等,完全沒有接觸借貸可謂近乎不可能,而完全避開借貸亦不是好事情,認識、理解與運用才是積極之舉。

Starman兄曾經講過有關槓桿的名言,指"Leveraging today is to achieve deleveraging tomorrow",考慮借貸時應該好好深思這句話,別以為在任何時候去借貸都是好(又或者不好),按自己的個人投資目標、背景、需要作考慮,正面認識借貸,才能有效達到一些個人目標。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索羅斯語錄很新鮮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從網上找來索羅斯名言,巴菲特、芒格、葛拉漢、林奇等大師的名言多聽得耳熟能詳,上網找找索羅斯的名言,發現不常聽到。作為大鱷、大炒家、哲學家的語錄,當中有不少智慧值得學習,而且我自己就感到非常新鮮,所以每條也加點自己意見。

1. 最重要的是人品。金融投機需要冒很大的風險,而不道德的人不願承擔風險。這樣的人不適宜從事高風險的投機事業。任何從事冒險業務卻不能面對後果的人,都不是好手。在團隊裡,投資作風可以完全不同,但人品一定要可靠。

止凡:有關人品的要求,不單止是投資團隊,根本上所有生意、工作、朋友等要求也有這需要。我遇到過不少人,每次出事時就pointing the finger,指責別人不是,把責任大力推出去,以大話蓋大話,這些人放到任何團隊中也是破壞性的。

2. 判斷對錯並不重要,重要的在於正確時獲取了多大利潤,錯誤時虧損了多少。

止凡:這是投資者有需要理解的一環,在一眾財經blog上也有很多討論,對其他人的投資操作品評一番,把重點放於對與錯之上。其實處理個人投資,最重要是一生下來的操作到底是賺還是蝕,這就取決於一整套方法的成功機會率,甚至背後的哲學邏輯,而非著眼於單一次半次的投資,甚至單一兩項持股。當個人投資規模越大,操作越複雜,索羅斯這個考慮就越重要。

3. 當有機會獲利時,千萬不要畏縮不前。當你對一筆交易有把握時,給對方致命一擊,即做對還不夠,要儘可能多地獲取。

止凡:這點有些賭博心法,即「贏要谷、輸要縮」,當我們知道索羅斯的賺錢模式,從零和遊戲中賺取無數散戶的金錢時,大概會理解到他那種賭根性。

4. 如果操作過量,即使對市場判斷正確,仍會一敗塗地。

止凡:這點有些抽象,大致可理解為物極必反,做任何事情也不應過了頭。

5. 承認錯誤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情。我能承認錯誤,也就會原諒別人犯錯。這是我與他人和諧共事的基礎。犯錯誤並沒有什麼好羞恥的,只有知錯不改才是恥辱。

止凡:這個特徵我多能從大部分大師身上看到,越厲害的人就越謙卑,總能面對自己錯誤。若在每個領域與場合中總覺自己高人一等,永無犯錯,其實這並非好事,一個可能是太自大,或太無知,又可能是你總喜歡與比你差的人在一起而已。

6. 羊群效應是我們每一次投機能夠成功的關鍵,如果這種效應不存在或相當微弱,幾乎可能肯定我們難以成功。

止凡:相信不少投資大師都利用這個羊群效應賺取巨富,常說市場有效論,若市場效率包括羊群心理的因素,那麼即使市場有效,也能找到獲利機會吧。

7. 永遠不要孤注一擲。

止凡:這點不難明,作為賭徒的他,永遠不會把自己的所有放到一舖賭局之上,而是以機會率取勝。

8. 我生來一貧如洗,但決不能死時仍舊貧困潦倒!

止凡:很有決心讓自己富有的名言。

9. 生命總是進發於混亂的邊緣,所以,在混亂的狀況中生存是我最擅長的。

止凡:我感覺到索羅斯跟巴菲特的大不同,索羅斯大概不喜歡平平淡淡地看年報這類生活,而是主張「亂世出英雄」。

10. 作為一個市場參與者,我關心的是市場價值,即追求利潤的最大化;作為一個公民,我關心的是社會價值,即人類和平、思想自由和社會正義。

止凡:不同角度看問題,自然得出不同的結論,把道德與商業分得很清楚,這算是大鱷的特質吧。

11. 這要區分兩個方面。在金融運作方面,說不上有道德還是無道德,這是一種操作。金融市場是不屬於道德範疇的,在這裡道德根本不存在,因為它有自己的游戲規則。我是金融市場的參與者,我會按照已定的規則來玩這個游戲,我不會違反這些規則,所以我不覺得內疚或需要負責任。對於亞洲金融風暴,即使我不炒作,它照樣會發生。我並不覺得炒外幣、投機有什麼不道德。另一方面,我很遵守運作規則。作為一個有道德和關心它們的人,我希望確保這些規則是有利於建立一個良好社會的,所以我主張改變某些規則。即使改進和改良影響到我自己的利益,我也會支持它,因為需要改良的這個規則也許正是事件發生的原因。

止凡:富甲一方者,總有這些原則,把黑與白分得很清楚,business is business,回饋社會是另一回事,但在商言商,同意與否,自己想吧。

12. 金融世界是動蕩的、混亂的,無序可循,只有辨明事理,才能無往不利。如果把金融市場的一舉一動當作是某個數學公式中的一部分來把握,是不會奏效的。數學不能控制金融市場,而心理因素才是控制市場的關鍵。更確切地說,只有掌握住群眾的本能才能控制市場,即必須瞭解群眾將在何時、以何種方式聚在某一種股票、貨幣或商品周圍,投資者才有成功的可能。

止凡:市場由人組成,不少投資者還以公式去計算操作,人心實在難以計算。計算是需要的,但不是投資決定之全部。

13. 炒作就像動物世界的森林法則,專門攻擊弱者,這種做法往往能夠百發百中。

止凡:作為大鱷,我想大家都理解索羅斯的賺錢理念吧。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行業因你而有點不同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與工程好友討論,他指近期屋宇處請顧問公司檢討有關樓宇風力設計的結構指標,檢討成員由多位學者組成,據知將會把新指標提至非常之高,現正把提案諮詢業界。友人年紀輕輕,已經有機會代表公司就提案草擬一些意見。

其實這個檢討決定早已存在問題,因之前先行於條例檢討小組內通過這指標的檢討需要,可是在小組內其實有很多成員也是學者背景,而非一些實務的工程師背景,上屆好似只有一人是一位每天做設計的工程師。

一般工程師多沒有興趣參與這類小組,不參與的話,只能把命運交予別人手上。這有如政治一樣的遊戲,你不關心政治,早晚會被一些庸才管治。

說回這個結構工程指標,到底有何問題呢?我不是結構工程專業,但與好友討論後,發現至少有好幾個問題。

首先,指標提高或收緊之後,以後很多樓宇設計動不動就要做wind tunnel,即做模型作吹風測試。香港其實只有幾個作吹風測試的實驗場地,而檢討標準的學者們本身也在類似的地方工作,到新指標生效時,大量項目也需要作吹風測試,實驗場地將會供不應求,當中更存在利益衝突。

另外,把香港的結構標準提高至全球最高,簡單的做法就是比較世界各地的標準,再把最高的應用,這也是檢討的方法。結果是會大大加重日後建築成本,羊毛出自羊身上,樓價被這提高了,香港不是話難上車嗎?

加上,更嚴厲的標準當然好,安全嘛,前提是把標準大大提高之前,我們是否需要先檢視現今狀況如何呢?近年有什麼關於樓宇風力結構的嚴重事件或意外發生過呢?所指的事件有如電梯安全出問題,的確有需要檢討電梯條例。工廈大火事件,又是有需要檢討消防條例。但樓宇結構標準,多年來根本沒有大問題,一套多年來行之有效的標準,何解需要作如此嚴重的修改呢?

再者,工程師除了計算之外,很多細微部分可能需要經驗。一般情況下,有相當經驗的結構工程師在「夾則」時能在細微地方很快地作出判斷,認為這個可以,那個不可以。若一旦標準出現嚴重修改的話,這些經驗都需要重新累積,大家工作節奏都減慢下來,因為每每都要「入機」計一計,那又是建築成本的一部分。

這個討論很有趣,除了工程知識的交流外,我還看見好友對工程的熱誠,本身工作也幹得頗開心。好友的老闆要求他草擬對這份標準檢討諮詢的意見,其實是一份額外工作量,但顯然他樂在其中。

財務自由之後是否繼續工作,很多時取決於工作上能否找到滿足感。財務自由,全職享受人生當然好,但要完全放棄工作上的滿足感又有點捨不得。畢竟,幹一些項目,甚至一個行業,因為你而有一點點不同,這足以令你感到自豪。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細價股大股災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昨日股市平平靜靜,但細價股卻發生了一場腥風血雨的股災,正在處理公司事情,收到飛鳥兄在whatsapp group內傳來的圖片,實在慘不忍睹呀。

當中有股票大跌九成以上,不少是早前曾被David Webb點名被納入「50隻不能買入的股份」的名單內,指這些股票屬泡沫,部份更曾被證監會警告股權集中,又指這50隻股份關係錯縱複雜,提醒投資者不能買入這批股份。

這場風暴有些感想的,作為一個價值投資,其中一個前提是要搞清楚對象。如果莊家拿公司股票玩弄財技,你還走去以生意人角度分析如何,後果可想而知。

買入莊家股,尤其貨源歸邊的,基本上有多少魚(散戶)游進來?買入多少股?以什麼價位買入?他們都一一知道,他們要你死的話,基本上可以不讓你成功成交之下壓死你,非常可怕。

正面一點看,是次股災是一個好機會反思一下投資行徑。若你曾經買入類似股票,到底原因何在呢?這可以是一個投資心態問題,會買入這類股票的散戶,很大機會還停留在聽冧巴買股票的階段。

高層次一點的,可能有幾個派別,技術派、價值派與財技派。技術分析不多理會股票本身,只留意價格走勢,這些莊家股可算是一大盲點吧。

如果價值派也買中這類股票,是時候檢討一下為何自己看不出當中的「老千」成份,或者不夠嚴謹,又或者分析條件不夠嚴格吧。

若是財技派,游走於這些莊家股,摸索莊家的行為,那則要深思這個賺錢方法的值博率有多高,一次輸九成,要一次賺九倍或十倍賺一倍才能回本,還要很多顧及很多莊家的陰暗面,實在難以心安。

前晚與鍾兄作了一個iM辦的分享會,與108位「好漢」分享,是一個值得記載的事情,好讓多年後自己回味一番。

每次分享會都盡量試圖準備不同內容,除非參與者明顯不會重覆。單是準備過程已經十分有趣好玩,現場分享時看著留心的眼神作交流互動,非常開心。

鍾兄的內容也是選股心法,這些內容他都駕輕就熟。我則準備了在blog內沒有多談的內容,希望為參與者帶來一點驚喜吧。

有一點很難得的,就是在圓滿結束後竟然沒有被趕走,場地可讓我們繼續交談討論。簽書人龍長長的,嚇我一跳,但也可慢慢完成,有參與者更帶齊《取之有道》一至五本來簽名,非常感恩。

下面這張相是其中一位參與者拍的,又見到我,又見到鍾兄,又有點點模糊,放在這裡很不錯。

19531614_1563194623718549_981876633_o

事前與事後我八卦地問問東昇與鍾兄,看看有沒有他們的學員前來,結果發現答案是極少的,看來前晚有不少未有認識我們的新鮮人來參加,希望他們從此看看鍾兄與我們的blog文。

還未正式開始時,見iM記者很努力地替場地warm up,包括介紹一下iM教室的後續節目,其中一個是百樂兄的分享會,我見狀立即幫忙說兩句,也實話實說。

難得與百樂兄相識了一段日子,發覺他的確非常傳奇。若大家想替平淡上班打工生活找出路,改變思維,跳出框框,這是難得的一課。當然,若閣下只想保持在comfort zone,不想有太大改變,而只想知道一些好一點的投資方法之類,那就無謂浪費金錢與時間去聽百樂兄了。

今次有紀念品,是一支有USB的水筆,感恩。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

陳啟宗早覺香港地產無肉食

【達人專欄】止凡
專欄:《財商有價》

記得以前分享過一篇有關陳啓宗的訪問,見《「熊市出英雄」- 陳啓宗》,今天希望回看他於2014年年初的訪問。大家還記得他算是代表了本地中型發展商,亦極之支持梁振英。如今離七一政府換屆還有不到一星期,當年陳先生的意見又如何理解呢?

當時,陳啓宗覺得香港樓市會平穩,地產商賺錢應不成問題,但不會再有「大茶飯」,主因是邊際利潤有限。他表示會在有很大邊際利潤才會回港發展地產,當時他不覺得香港的地產有很多邊際利潤。

對於香港地產的狀況,陳先生認為幾家地產商,每家都「牛高馬大」,與他們競爭很難「有肉食」,因此他覺得北上機會多很多。早於1992年他就已經北上,主因北上做地產也要學習,需要時間,亦不想在香港爭食。

未知陳先生對近年內地發展商來港高價投地有何意見,當年他的訪問也只是從香港地產商出發去看問題,得出的結論也已經是「無肉食」,如果計及內地發展商資金南下,更加不得了。

陳先生勸他剛結婚的司機,買市中心細單位也不要買郊區的大單位,從數據看,市中心的單位最快回升,達至97年水平,偏遠地區至今也回不了97年水平。人是喜歡聚居的,每個地方都是市中心地價樓價較有升值能力。

我覺得這也是應驗了買樓最緊要三點,就是「地點、地點、地點」。每次樓市經歷大跌後回升,港島、九龍、新界,三個地區的指數都會以不同速度回升。然而,不知陳先生如今對近幾年的「納米樓」有何睇法,因我一向認為這些是下一浪跌市時價格最容易大跌的產物。

富豪總有分家產的問題,近期也有鷹君集團的花邊新聞,陳啓宗又如何處理呢?他揚言不會把家產分給子女,因他不認為子女有何貢獻可以分得這副身家,對社會也好,對公司也好,他的子女都沒有貢獻。

陳先生透露其實恒隆公司也沒有自己份兒,而是家族的,他只是托管人。他自己的年薪為144萬元,這已經很多年了,後來引入非執董檢討公司高管薪酬,他才被調升薪金。

感覺陳先生是一位視錢財如糞土的人,另一位對分家產有相似理念的人是巴菲特,他認為自己的子女只是一粒幸運的精子遇上幸運的卵子,不應該以承繼去獲得如此社會巨富。外國富豪多有這個理念,而華人社會則少有。

當自己的身家遠遠超越自己的花費時,錢還算什麼呢?是一個有關數字的遊戲?這是我經常會思考的問題,如果你能想得通,至少在心境與支出操作上,達至財務自由會更容易。很多人生活得不愉快,多是因為金錢上未達富豪級數,但生活追求上卻希望追求富豪的級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plSkkefLtw&list=PL2FflE5xSM4SB9vazF_dcYmop-HiucsPD

網誌:cpleung826.blogspot.com
fb page:facebook.com/cpleung826
sina:blog.sina.com.cn/cpleung826
雪球:https://xueqiu.com/cpleung826